首页 > 原始佛教


2014-08-28 08:53:33   来源:

就好象晨星不曾脱离方位一般,我们应该真诚与坦荡地说话,这即是真实语。因此,觉音论师以晨星来比喻真实语。
 
谛(真实),并非有如慧或精进一般是个别的究竟法。它是真实不虚,包括了离心所、思心所等。
 
真实,在不同的情况之下有不同的层次,一般上它可分两类,即:一、世俗谛;二、究竟谛。
 
佛陀只教这两种谛,除此之外再无其它谛。在这两种谛之中,世俗谛是符合一般上人们给予事物的名称。
 
一般人们是根据形状来为东西命名,他们称这种形状的东西为人,那种形状的东西为牛,另一种形状的东西为马。
 
再者,在人类之中,他们称这种形状的人,为男人。称那种形状的人,为女人。如此,有多少东西,就会有多少名称。
 
若你把人称为‘人’,那么它是属于世俗谛,因为在世俗社会及世俗生活上,这么称呼是对的。若你把人称为‘牛’,那么它即不是世俗谛,因为在世俗上这么称呼他是错的。
 
若你把女人称为‘男人’,那么它也不是世俗谛,因为在世俗上这么称呼她是错的。在究竟上存在的真实法,是为究竟谛。
 
譬如,当人们说:“识知各种事物的是心”,那认知之法本身,即是究竟谛,因为在究竟上它是存在的。
 
当人们说:“由于热和冷等相对现象而变化的东西,即是色法(物质)”,那变化之法本身,即是究竟谛,因为在究竟上它们是存在的。
 
如此,色法、心、心所、涅槃,都是究竟谛。因为在究竟上,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在这两种谛之中,世俗谛是与想有关系的。
 
换句话说,世俗谛是有赖于想的。自孩儿时期开始,我们已经根据形状去认知事物,说这是男人,这是女人,这是牛,这是马等等,这些即是想。
 
以想来认知事物的人会说:“真的有人体存在,真的有男人,真的有女人”等等。而究竟谛,则是慧(观智)的目标。
 
换句话说,究竟谛是通过智慧而显现的。智慧愈强,就能看透愈多的究竟谛。智慧,能分析及看透一切事物的本质。
 
当说及‘识知各种事物的是心’,智慧即会去探索,是否有认知之法的存在;而终于找出它是真实的存在。
 
若没有认知之法(心)存在的话,智慧即会思虑,众生岂非都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色法组成的东西而已,就好象石头、岩石一般。
 
但一切众生都有认知的能力,当智慧如此思虑时,认知事物之心,即显现了出来。所以,心(认知之法),是真的存在。
 
因此,以智慧省察的人,能够很清楚地知道,心在究竟上是存在的。当省察得更多时,他们就会了解到更多。
 
但对于以想来认知事物的人,心是什么?对他来说依然是模糊的,是不能够省察到的。这是因为,想是在认知、标记、记忆事物的形状。
 
当了解究竟谛的人说,有心是真实的存在时,思想主义者就会问:“心是圆的、扁的,还是四方的?心是粉状、液体,还是气体?”
 
但你不能够回答它是圆的、扁的,或是四方的。你也不能说它是粉状,液体或是气体。若你不能够形容它,思想主义者就会争辩说,
 
心是不存在的,因为若心是存在的话,那么它一定是圆的、扁的或四方的;它一定是粉状、液体或气体。
 
对于执着形状观念的思想主义者来说,心是不存在的,因为它没有任何形状。就好象思想主义者不能看到究竟谛一样,智者们也看不到世俗谛。
 
当智者看思想主义者所认为的‘人’时,他就会去分析,那人为三十二个部份,即头发、体毛、指甲、骨头、皮肤、肌肉等等。
 
接着,智者会思维:“头发是人吗?”“体毛是人吗?”“指甲是人吗?”“肌肉是人吗?”这些问题的答案。结果,这些东西当然都不是人。
 
同样地,在问到身体的其它部份时,其答案也是不。若身体上没有任何的部份,可称之为‘人’,那么智者就会说:“事实上,是没有‘人’的存在。”
 
只有以想来认知事物时,世俗谛才会出现。当以智慧来省察事物时,世俗谛即会消失。同样地,只有以智慧来省察时,究竟谛才会出现。当以想来认知事物时,究竟谛即会消失。
 
在此,有一点值得我们特别注意的是,涅槃也是究竟谛,它是止息一切苦的寂乐。而只有强劲的观照力,才能省察到涅槃,这只与智慧有关。
 
想,是不可能省察到涅槃的。《经藏》中说到有人物的存在,那是为了符合一般世俗谛的用法。但在《论藏》里,佛陀则除去人们对‘我&rsq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