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众讲堂

耶稣与佛教
2016-10-01 18:37:38   来源:

 


f81ae4b.jpg

《耶稣在印度》一书,德国人所著,明确记录耶稣在印度的史料及事迹。与虚云老和尚与南怀瑾老师所言可相互印证。

 

耶稣年轻时曾经因为逃婚而在印度学习过六年佛法,这个观点将震撼整个基督教王国,这段故事已经拍成了电影《耶稣在印度》(Jesus in India)。

 

耶稣生平的空白。大家只知道,耶稣婴儿生在马槽,然后中年开始讲道,但他的青年成长时期被长期掩盖了。被梵蒂冈教廷掩盖了两千年。难道一个人的青少年成长时期、人一生最重要的思想成熟时期的二十年是可以忽略的吗?值得我们客观地深思。各国学者都做了客观的实地考察的研究。但被梵蒂冈长期否认。历代教皇说:别信他们!相信我!

 

 

一、 虚云老和尚与孙中山的对话

 

(节录自冯冯著《空虚的云》中册,笫964页。本书由台湾天华出版)

 

孙先生说:“我也觉得是这样子!基督是主张博爱的,但是也有些基督徒违背了基督的本意,而去攻击别教,而去发动战争。这都是很不幸的!其实,我觉得基督教与佛教在教义上、精神上,原本是很接近的。基督主张博爱,不分种族;佛陀主张慈悲,有教无类。基督教人要爱仇敌,佛陀教人怨亲平等。基督教人施予,佛陀教人布施。基督说天国就在心里,佛陀教训说法由心造。……我是没有时间去下很多功夫研究,不过心里想,基督教与佛教本来是同源的呢?所以,我很反对基督教人士对佛教徒的攻击。”

 

虚云说:“大总统对宗教有这样深入研究与开明的见解,真是令人佩服!是的 ,佛教与基督教本是同源的,耶苏基督十八岁以后,曾往印度研究佛教,可能曾与马鸣菩萨弟子辈谈过道。耶苏在印度留学大约十年或十一二年,才经由波斯、土耳其,回到以色列去传教济世。”

 

孙先生惊讶道:“有这些事吗?”

 

虚云说:“基督首徒大彼得所写的《水上门徒行传》,有这样的记载,可惜此一经本已被后来的教廷所禁了,以致并无流传。”

 

孙先生说:“若有此书,倒是要研究研究的了!请问何处有此书呢?”

 

虚云说:“我听外国人说,此书仍有少数本子留存于教廷图书馆与大英图书馆等处。”

 

孙先生说:“下次我若往伦敦,可得好好找出来一读了!这本书若再出世,相信对于两教的团结合作必有很大的贡献的!也就是对于世界和平也有贡献啊!”

 

虚云老和尚说:“可惜一千几百年前的教廷心作自私,把此书禁掉。”

 

 

二、 虚云老和尚与蒋介石的对话

 

(节录自《空虚的云》下册,笫1472 页)

 

蒋介石说:“虚老方才谈及耶教与佛教之相同点,可否再多分别?”

 

虚云说:“耶苏教义与佛教净土宗大致相同。耶苏诞生于释迦之后四百余年,自无可能是净土学自基督。阿育王在基督纪元前二七二至二二六年在位,大弘佛教,派遣正法大僧至叙利亚、埃及、马其顿传播佛教,已将佛教观念播种于中东一带。

 

“耶苏自十二岁初次讲道后的事迹,至耶苏三十二岁正式在以色列传道,其中二十年之事迹,《圣经新约》中全无记载,实无道理!西洋学者发现耶苏大门徒圣彼得所著作的《水徒行述年纪》,载有耶苏早年赴印度参学佛教之经过,以及后来经波斯、土耳其而返以色列传道。此一记录,据云当初原载于《圣经新约》,后彼罗马教廷删除。此一考证,似非厚诬!若此说成立,则更可证耶苏可能受佛教之影响,得到《阿弥陀经》,归国另创新教。”

 

或谓,基督教亦脱胎于净土宗《阿弥陀经》。试观耶稣身上搭衣,与佛相同。《阿弥陀经》说西方极乐世界,耶氏亦说天国极乐。净土往生分九品,耶教李林天神谱,亦言天神分九品。《阿弥陀经》说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耶氏亦言你不在人间立功,上帝不许你到天国。净宗二六时念佛名号,求佛接引,耶氏亦以早晚祈祷上帝哀佑。至佛门有灌顶之法,耶氏亦有洗礼之仪。——观此耶氏教义,与净土宗趣,大致相同。而耶氏诞生于释迦后千有余年,当是曾受佛化。

 

得《阿弥陀经》之授,归而根据之,另行创教,似无疑义。且耶氏曾晦迹三年,当是赴印度参学。事虽无据,而迹其蛛丝马迹,似非厚诬云云。其言良非向壁虚构。不过表面上看来,耶氏虽类似净宗初机之持名念佛,实际则远逊之。耶教著于他力,明其然,而不明其所以然。迹近勉强,持名念佛,则重他力自作相应。如《楞严经·大势至圆通章》云:……“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得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于此界,摄念佛人,归于净土。”有因有果,故理事无碍。且耶教说永生,净宗则云往生净土,见佛闻法,悟无生忍。永生之生,以灭显生。有生对待,终有灭时。无生之生,则本自无生,故无有灭。此所以称为无量寿《阿弥陀译名》也。

 

 

三:南怀瑾老师的话

 

所以现在办的佛学院,连别的宗教的内容也没有介绍,别的宗教理论也不懂,规矩也不懂,别的宗教也有它的一套,都要研究啊!

 

所以我刚才讲,你看耶路撒冷,新兴的的犹太国家以色列,原来都是西印度的范围,都受印度文化的影响。换句话说,照我研究的比较宗教,认为世界上真正的宗教起源,都在印度。这一句话,如果学者们有意见,我可以批驳他们,因为他们不懂印度文化。印度本有婆罗门教,佛教是后来兴起的。西方的宗教,你看耶稣穿的衣服,戴的帽子,都是密宗那一套;你看基督教、天主教他们画十字,就是密宗准提法的五印,用金刚拳印印额头、心窝、左肩、右肩、喉头。

 

所以西方人研究耶稣一辈子,有十几年找不到他的踪迹,现在研究出来,晓得耶稣失踪的十几年,他正在印度西藏边上学佛!这在西藏密宗的资料找出来一点,说有个同参到中东去弘法,被人家钉到十字架上。(参看老古出版之《耶稣失踪之迷》)

 

——节自《答问青壮年参禅者》第二天第三堂·南怀瑾先生著作

 

 

四:维基百科中关于耶稣与佛法的关系记载

 

由于耶稣在12岁至32岁之间的事迹并没有在任何经典中提及,因此引来了后人的猜测。有人指当时的耶稣与家人前往埃及避祸,但以新约全书内有关埃及的记载,似乎难以符合这个说法。有耶稣曾经到印度学佛一说,并拍摄了电影《水徒行纪》。根据这份由新世纪运动者Levi H. Dowling宣称由灵视观看阿卡西记录的《水徒行纪》记载了耶稣在这段真空期间的事情,耶稣经由当时是罗马帝国一部份的小亚细亚,然后路经安息王朝的波斯及刚刚统一的贵霜帝国,然后才抵达印度及西藏等佛教圣地,在那里居住学习佛法约十年,才再经由波斯返抵以色列,然而却有错误资讯将此书传为由伯多禄所写并被视为伪经的书。

 

到了2007年,又有一位德国的亚洲研究博士生Christian Lindtner出版了一本名为《Geheimnisse um Jesus Christus》的书。在书里,Lindtner比较了希腊文版本的四福音书与巴利文及梵文的佛经内容。他的研究结果是:四福音书其实透过了各种手段,诸如利用了希伯来字母代码(gematria)的数值、双关语及同音字等来把古老的佛经内容重新包装。这个研究结果引起了正反双方的激辩。

 

实地考察发现“耶稣曾到印度西藏学习佛法”的都是基督教徒,而不是佛教徒。

 

 

五:耶稣基督在印度西藏足迹的追寻

 

佛教徒冯冯居士记载了这个历史如下:

 

1. 1887年俄国作家兼旅行记者尼古拉斯.诺托维茨来到拉达克邦国的首府列赫(Leh)市郊二十五英里左右的一座佛教寺院,名叫希米斯(Himis),即“法戒寺”, 他费尽周折, 终於看到两厚卷因年久而发黄的按西藏传统的颂诗体写成的经卷, 记载着伊萨(耶稣的异译)在14岁时, 耶稣十四岁父母为之聘妇,耶稣夜遁,参加商队东行,到达印度师事婆罗门祭司学法六年,后来改学佛法六年。……然后六年间,他来往于王舍城,卡西(Kasi)等各处佛教圣地,然后,他前往参拜佛陀诞生圣地卡彼拉瓦斯土(Kapilavastu),在彼处,他追随佛教僧人六年之久,学习巴利文及研读佛经。

 

然后,他遍游尼泊尔与喜玛拉雅山,然后西返,他经过波斯,拜火教之地,(Earathustra)……

 

他的声名已经遍传遐迩。他返回本国以色列之时,年方二十九岁,他旋即开始向国人弘扬和平博爱之道……

 

伊萨在以色列被钉十字架殉教之后,大约三四年,乃有巴利文写成之伊萨行状文献问世,乃系根据曾经接触过伊萨之藏人、印人、商旅、及目击伊萨被以色列人钉十字架者……等人之证言写成。

 

2. 原籍印度的英人史弯米.阿喜达南达(Swami Abhedananda),阿氏于一九二一年七月,从旧金山乘船往印度,一九二二年,年已五十六岁的阿氏,率领一批学者,专程前往西藏法戒寺,探查伊萨传说一案。阿氏文章叙述同行众人均平安到达法戒寺,阿氏询问该寺主持及各主要喇嘛有关俄人诺氏之故事是否属实,阿氏日记这样写:“余从彼等获得答案,诺氏故事全部属实!”阿氏获准请译员将伊萨经译为英文,列入他著作内一并出版,后来经学者鉴定,大意均相近诺氏一昼所载伊萨的经译文。

 

3. 俄人,名为尼古拉斯.罗厄烈冶(Nicholas Roerich),罗氏夫妇与一子佐治及六位友人,一共九人,组成探险团,于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八年间,遍游西藏、新疆、喀玛昆仑山脉、喜玛拉雅山、阿尔泰山、戈壁沙漠、甘肃、克什米尔、拉达克、潘闸、锡金……等各地,并专程去列城法戒寺查询伊萨经卷,一路考察民俗,做笔记,罗教授将旅游见闻写成很多本书,罗教授的『亚洲心脏地带”书中说:『在殊零那格(SRINAGAR——注西巴基斯坦接近拉达克边境之城) ,我们就初次听到耶稣基督曾来过该地的传说,稍后,我们发现这种传说多么广泛流传于印度,拉达克邦国,乃至中央亚细亚,都传说耶稣失踪年代就是来了此等地带。”

 

罗氏说:“伊萨活佛的传说,流行于克什米尔,拉达克,蒙古和新疆,佛教喇嘛很多都知道此一传说,各说大同小异,共同点就是:耶稣的失踪年代就是来了印藏极亚地区。”罗氏在法戒寺黑暗角落找到了『伊萨经卷”,他的长子佐治精通藏文,又有藏僧洛氏同行,因此可以直接从经卷翻译,无需依赖译员,罗氏等发现的伊萨经卷,译文载于罗氏著作『喜玛拉雅”一书内,内容与诺氏著作『耶稣佚史”相近,无甚重大差异。

 

4. 一九三九年夏天,伊萨经卷才又重新引起世界注目。该年,有一对瑞士籍的音乐家夫妇卡斯柏里教授与其夫人来到列城法戒寺,卡夫人对伊萨经卷拍了照片留念,后来带回瑞士。在她八十五岁那年(一九八四或八五年,未详考)。将照片交给美国一位基督教女作家予以公开发表,引起国际学者注意。

 

5. 一九五一年,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威廉.德格勒斯(William Douglas)曾往印度旅行,一访法戒寺,返美后发表『喜玛拉雅山后”(BEYOND THE HIGH HIMALAYAS)一书,其中一段称:

 

“拉达克省(邦国)的希米士大寺(法戒寺)仍是该地最引人入胜之观光所在,该寺年代久远,甚多传奇,其中之一为传说耶稣十四岁时曾来该地,二十八岁始离去西返祖国,从此断绝音讯,传说耶稣来法戒寺之时,名字为伊萨。”

 

6. 一九七五年,美国加州大学诺烈治分校人类学教授拉维兹博士(Dr. Roberts.Ravice.UC-North Ridge)往访列城。拉博士到了法戒寺,曾目击伊萨经卷,并得闻口译经文,内容与诺著相同。

 

7. 一九八四年秋出版的美国加州旅行家兼地理学家,当时已高龄八十九的挪亚克(Edward F. Noack)先生笔记“在亚洲高原的冰雪与游牧民族中间”(Amidst Ice & Nomads In High Asia)亦提及曾于一九七〇末年访问列城法戒寺经过,他说当时询问寺僧,一位喇嘛告以确有伊萨经卷锁藏于经楼,该经卷叙述耶稣曾到达拉达克邦国研究佛法。

 

挪克先生是大英皇家地理研究会会员,亦是美国加州科学学会的会员(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素有令誉,他与夫人于一九五八年起至一九八四年之间,曾作十八次探险研究旅行于西藏、尼泊尔、锡金、不丹、拉达克、阿富汗、中国西北等各地与土耳其斯坦,并曾四次访游列城,他的报导笔记,一向翔实可靠。

 

《水徒行述年纪》,耶稣诞生于释迦牟尼佛创教后。确曾受佛化。佛教与基督教本是同源的。基督教源于佛教。耶稣师承马鸣菩萨的弟子。印度和喜玛拉雅山至今仍有耶稣所留遗迹,如耶稣剃度寺。耶稣礼佛诵经处和耶稣修禅洞。耶稣在印度出家落发。虔诚学佛十二年,发愿终生皈依佛门。不去僧装后。才经由波斯土耳其回到以色列,创立宗派。去传教济世。耶稣身着之搭衣谨遵佛制。

 

耶稣临终时一心持诵“阿弥陀佛”圣号求生西方极乐。善哉善哉。[基督首徒大彼得所写的《水上门徒行传》,有详细的记载。留存于教廷图书馆与大英图书馆等处],耶稣修持及见地虽未达究竟。但亦佛门弟子。如关公云长一般,皆系佛门护法神。万法归佛。基督徒谤佛即谤耶稣之师门传承。是从根本上否定了耶稣。

 

评语:

 

“我们无意要把耶稣说成是佛教徒,因为那同样会成为私心。‘佛教’是最明确地要求去掉私心的。不去掉私心,根本不是学佛。我也无意说耶稣的智慧学问全部得力於佛教,我只想证明,耶稣是一个心胸开阔、谦逊开放的真正伟大的人,真正为了真心求道,而不是为了世间私利的宗教家。

 

“历代的天主徒和基督徒们是虔诚的,他们没有错,但他们并没有考查研究追溯经典的自由,他们只能被动地接受自古以来经罗马天主教皇教廷修订颁布的《圣经》,却并不知道罗马天主教廷早已在漫长的古代,已经为了教皇继承上帝的合法性,为了人作神的合法性,为了私利,而精心修改了《圣经》全书。利用了天主徒和基督徒们的虔诚,利用了下面教会教士出于自身谋生生存对罗马教廷教皇的依靠,使广大信徒们蒙在鼓里,只有历史上极聪明或有福缘的人才慢慢真相大白。

 

“历史上直到今天对天主教廷的权力欲望与阴谋野心的批判揭露可谓不少,但对他们传播的错误思想却没有深入批判,而今这些思想依旧在误导着一代又一代真心求道的人群。教廷的人被揭露了,但教廷的思想依旧在运行,不可谓不可惜!而下面各教会,为了自己的生存工资也必须服从教廷。却并不知道这种盲信观念与排外意识,事实上已经人为地割断并抹杀了耶稣基督在东方研究与传道的光辉历史,同时也否定了耶稣基督谦逊博的伟大人格和精湛的修为事迹。

 

“彼得的笔记也不曾说耶稣是‘佛教徒’,只是记录耶稣青年时代到过印度、西藏深入研究过佛教而已。佛教对於耶稣的影响与启示,是不可否定的事实,这已经为各国历史学家所证实,这并不会降低耶稣的地位。耶稣采用了佛教的慈悲与济度,衍化为博爱,是一大创造;又采用了佛教的平等观等许多主张,更将之发挥宏扬,创立了以博爱和牺牲自我为基础的伟大宗教。经过一千九百多年,如今成为世界上最能发挥利他济世的宗教之一。

 

“基督徒的利他济众行为,殊足称道。耶稣的牺牲自我以拯世的伟大精神,也正是万世钦仰的圣者模范。耶稣研究过佛教与佛经,这种谦逊好学的态度,更加反映出他的伟大人格的又一面光辉。基督教徒为什麼以耶稣曾研究佛法为耻呢?真正有头脑、有见识、有量度的基督徒,一定不会如此心肠狭窄的。 ”

 

我们并非希望加强佛学的光辉,只是希望说明历史真相。越学越知道,历史上真正伟人都是心胸开放的!

上一篇:《中国宗教》杂志社编辑部主任写的关于《阿含经的故事》跋
下一篇:返回列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