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众讲堂

中国佛教吃素并非始自梁武帝
2016-09-21 17:00:35   来源:网文


 某日,与诸友吃饭聊天,谈及佛教吃素根源,有“汉传佛教不食肉食,自梁武帝始”之说。余未深信,未置可否。然心中疑虑颇多,不能释怀。吾才疏学浅,对佛教历史了解甚少,但知梁朝在当时中国,乃偏安南方之小国,照历史常识,梁国的一项政令,对整个中土的佛教,其影响力大概有限。且梁朝昙花一现,总共才56年的历史,一个短命王朝所强制实行的既不符合教义,又违背人心的政令,往往都是人亡政息,影响也不太可能会长久的。

    于是带着疑问,私下上网搜查资料。结果令人遗憾,各种来源的文章(其中包括几个知名佛教网站),大致都证实了朋友所说,似乎佛家吃素的确始自梁武帝。余心不死,翻阅蒋维乔之《中国佛教史》亦未得,又转而求诸网络,查出梁武帝禁食肉食之原文出处——《断酒肉文》。拜读全篇,终得其解。始知事实大谬不然,禁食酒肉乃佛教典籍之明文记载,非源自梁武帝之禁令。因世人不读原文,惰于考证,或断章取义,以讹传讹之结果尔。

    梁武帝《断酒肉文》共四篇。在第一篇中,引《大般涅槃经》、《楞伽经》诸典籍作为素食依据,痛斥违背经文的僧侣,并以嗜酒啖肉之僧侣对比外道者及在家人,有“九不及者”。指出食肉之结果“若食肉者,是远离声闻法,若食肉者,是远离辟支佛法,若食肉者、、、、、、(此处省略五百字)所以经言,食肉者断大慈种”。第二篇乃以祭祀北山蒋帝为例,勒令庙祝及百姓祭祀时,不得杀生。第三篇及第四篇,乃重复前言,并力陈吃素的好处和再次强调肉食的恶果。作为人王及佛门弟子的双重身份,梁武帝以身作则,严守戒律,对佛门中”饮酒啖肉不如法者“,法办严惩。并且对”最老旧者及最多门徒者”,“最宜先问“,因其”治如是一大僧,足以惊动视听“。梁武帝用现世的王法来处置佛门中违背戒律的僧众,并且首先惩治那些德高望重门徒众多的僧侣。

    通读全文,我们很容易看出,出家人禁食酒肉,在当时的梁朝是一种社会常识,乃天经地义之事。要不然“出家人尤嗜饮酒,啖食鱼肉”者,也不会“覆藏”、“隐蔽”了。从《断酒肉文》所引经文亦可证实,在传入的佛教经文中,是明令禁止食肉的。《涅槃经》言:迦叶,我今日制诸弟子不得食一切肉。《楞伽经》云:为利杀众生,以财网猪肉,二业俱不善,死堕叫呼狱(皆转引自《断酒肉文》)。可以推断,如同当今我们常挂嘴边的“社会道德滑坡”一样,在梁武帝时,因不守佛门清规戒律,私下吃肉喝酒的僧侣颇多,已经影响到整个佛教声誉形象,于是才有了梁武帝之《断酒肉文》的出炉。

    梁武帝萧衍,和中国历史上南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一样,都是学者型皇帝,文学造诣颇高。据史书记载,其“六艺备闲,棋登逸品,阴阳纬候,卜筮占决,并悉称善……草隶尺牍,骑射弓马,莫不奇妙。” 也许此话多有夸张溢美之词,但萧衍於经史文学等方面的学术成就,那是有目共睹的。尤其在佛学方面,可谓成绩斐然。梁武帝一生精研佛教教理,固持戒律,佛教著名的《慈悲道场忏法》便是他组织十数高僧编纂而成。并著有《涅萃》、《净名》、《三慧》等佛学著作。

    古语有言,上行之而下亦效之。梁朝时百姓信佛礼佛成为一时风尚,出家的僧宝,在家修行的居士可谓比比皆是。杜牧之“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便是说此。由于当时出家没有什么门槛,且政府对出家之人还有优待有税免,是以导致出家人良莠不齐,潜心礼佛者有之,嗜酒啖肉者亦有之。梁武帝虔信佛教,对佛教经典熟稔于胸,深谙佛理,他必然是看到当下佛教风气不佳,“嗜饮酒,啖食鱼肉“者日众。所以《断酒肉文》开篇就说“夫匡正佛法,是黑衣人事,乃非弟子白衣所急。但经教亦云,佛法寄嘱人王。是以弟子不得无言”。梁武帝身体力行,严格律己,并根据佛经教义和自己的帝王权力,站出来呼吁大家要遵守戒律,要求出家僧人必须严格遵守佛经中吃素的戒律。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梁武帝作为虔诚的佛教徒,是佛教素食戒律的严格遵守者;作为帝王,他是佛教素食戒律的有力推动者——但绝非中国佛教吃素自他而始。

    佛教源自古印度,於汉明帝时传入中国(说法不一,姑采学界主流之说),传播之媒介乃是翻译典籍。当时佛经并非直接由印度本土传入,而是间接通过西域的僧侣,而经文多以西域本地文字写成,或者翻译时直接以西域语言口传笔录。大概因西域古代以游牧为主,肉食易得而一蔬难求,遂有一些佛教徒稍作变通,从原始佛教中的禁止吃肉,变为允许吃“三净肉“,翻译时也就连同不忌食肉类一并传入中土。继迦叶摩腾与竺法兰以白马驮经像来华之后,梵僧陆续东来,各种经文陆续翻译出来,而原始佛教中禁止啖食鱼肉等戒律也得到了有力的推动及执行。

    由是可知,并非是只有汉传佛教才禁止食肉,原始佛教是禁食一切肉食的。只因为传播到不同地域,为了适应本土环境,扎根本土,才稍做权宜变通。随着历史发展,佛教於印度本土日渐衰落,约在公元八、九百年的样子,受外教排挤,竟在本土消失。佛教落土中国之后,和中国儒道思想相互融合发展,又远传于日本、韩国。而能保留佛教原始教义并发展佛教的中国,就成了当今世界佛教的真正故乡。 经我们中土传入外邦之佛教,也就有了忌肉食与不忌肉食之分。



    参考书目:1、《断酒肉文》萧衍

              2、《素食杂谈》薛理勇

              3、《中国佛教史》蒋维乔

 

上一篇:持戒
下一篇:返回列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