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故事

贤愚经(六五)婆世踬品第五十九
时间:2019-11-19 10:53:45  来源:  作者:

贤愚经  M1K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积庆寺光亮禅师意译 
 
(六五)婆世踬品第五十九(丹本为六十六)
 
微信图片_20191119105956.jpg
 
某一年,佛陀带领众弟子来到罗阅国,住在只耆阇崛山中为众人宣讲佛法。当时,国王以及臣民都来听法,更有天人虚立空中用天花供养佛僧,使得场面甚为庄严。
 
 
罗阅国中,有一位富豪长者,名字叫做尸利踬。尸利踬家里的财宝无数,库房里的七宝已经多得直往外溢。尸利踬的妻子怀有身孕,在月满日足时,生下了一名男孩儿,这名男孩儿双眼异常灵活透出无限聪慧,模样端正举世无双。长者夫妇得到这样的儿子高兴极了,立刻设宴招待前来恭贺的亲戚和朋友。长者又请来了相师为儿子占卜吉凶。相师看了男孩儿相貌,对长者说道:“这个孩子是福相,他要是长大了能光耀门楣。”长者听后真是无量的欢喜,对相师说道:“劳烦相师给我儿子取个名字。”相师说道:“自从你妻子怀孕以来,可有什么祥瑞之照?”长者说道:“我妻子怀孕以前,她很木讷,口齿迟钝。但是,自从怀了孩子以后,她变得爱说爱笑了,而且口齿伶俐,妙语连珠。”相师想了一会儿,说道:“那就叫他婆世踬。”长着高兴地说道:“真是好名字,多谢相师了。”长着夫妇很热情地送走了相师。
 
 
婆世踬在父母的抚养下逐渐长大成人。长大后的婆世踬更是聪明伶俐,才华超群,在同辈孩子中,没有一个人能够比得上的。一日,婆世踬四处游玩,看见那罗伎家有一位女子,面貌清洁,端庄美丽大方。婆世踬很喜欢这个女子,就想娶她为妻。婆世踬回到家中,对父母说道:“父亲母亲,今日我出去游玩,看见那罗伎家有一位女子,很是美丽,我想娶她为妻。”长者说道:“我们家是贵姓,那罗伎家是穷姓,自古贵贱有别,我们不能答应你的要求。”婆世踬说道:“我娶的是人,和门户高低没有关系,只要我喜欢,她又能和我同心同德,这样过日子不好吗?”长者说道:“婚姻是要讲求门当户对的,穷人家的孩子没有文化修养,怎能和你有共同语言,又怎能和你举案齐眉呢?”婆世踬说道:“贵姓家族里的女儿也不一定都修养,她们天生就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哪还懂得生活的乐趣。穷人家的孩子虽然书读的少,但是她们由于生活的积累,都能够通情达理。”长者说道:“此事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婆世踬说道:“你要是不同意我娶她,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算了。”说着,婆世踬就向屋里的柱子撞过去。长者夫妇见此情景,都吓得目瞪口呆,她们没想到儿子会为了一个穷人家的女子,会自残生命。长者缓过神来。急忙上前拉住儿子的胳膊,说道:“你死了,我和你母亲可怎么办?你这不是要要了我们的老命吗?我们答应你的要求就是了,你又何必要做这等傻事呢?”婆世踬听见父亲已经答应了,对长着说道:“既然父亲答应了,那您什么时候去提亲?”长着说道:“你得给我时间去准备聘礼啊!”婆世踬说道:“我帮您一起整理聘礼。”婆世踬高高兴兴地跟着父亲去库房里准备聘礼。
 
微信图片_20191119110005.jpg
 
 
长者请了媒婆带着聘礼去那罗伎家提亲,媒婆笑着对男主人说道:“你们家可真是有福气啊!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如今你们的女儿又被富豪长者尸利踬的儿子看中了,今日我带着聘礼来,就是要给婆世踬提亲的,你看这们婚事如何呀?”那罗伎家的女主人说道:“尸利踬的姓氏是贵姓,我家是穷姓,自古贵贱有别,恐怕我不能答应这门婚事。”媒婆说道:“你瞧瞧这话让您说的,既然尸利踬的儿子相中了你家女儿,这就是你们的福气,人家都计较门户高低的问题,你又何必在意呢?你只管答应此事就是了,况且你女儿嫁过去以后,也不会受人冷落的,你们夫妇二人从此以后可以享福了,你又何乐而不为呢?”那罗伎夫妇听了立刻说道:“既然没有贵姓和穷姓联姻的先例,我们也不能先开此事,您还是带着聘礼请回吧!”媒婆还要再说什么,男主人已经不耐烦地说道:“我们要出去办事,就不留您了!”媒婆见主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也不好再说什么,带着聘礼垂头丧气地回到了长者府上,向长者回禀了此事。长者见事情没成,对一旁的儿子说道:“你也看见了,不是我不同意这门亲事,是人家女方不愿意,你也不要再有此幻想了。大姓家的子女很多,为父定会为你仔细寻找和你心意的。”婆世踬说道:“我不要别人家的女子,我就要那罗伎家的女儿,你们去求,他家不同意。那么我亲自去登门拜访。我就不信,用我的真心娶不了他的女儿。”长者知道自己的儿子脾气秉性,想要做的事情,一定会想办法做到的。长者不再阻拦任由他去,掏出金银对媒婆说道:“此事虽然没成,但是赏钱还是要给的!”媒婆接了赏钱便起身告辞了。
 
 
婆世踬穿戴整齐来到那罗伎家,对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我是诚心诚意想娶您的女儿为妻的。”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你怎么才能让我看见你的真心呢?”婆世踬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此门婚事,我就天天来求。”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您请随便。”那罗伎家的长者说完话就不再理睬婆世踬,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婆世踬虽然遭到了怠慢,但他仍然不气馁,还是依然每天都来求那罗伎家的男主人。最后,男主人终于被他的行为感动了,但心中暗道:“谁知道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只贪我女儿的美色,一旦拥有便会抛弃呢?我得试他一试!”想到这里,便对他说道:“你要想娶我的女儿也不难,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婆世踬见事情有缓解,对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一定会照办的。”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我们都是习武之人,你要是想娶我的女儿,也要学会武术,并且还要学会歌舞戏笑,这样才能和我女儿相配。”婆世踬说道:“您让我学什么我就学什么。”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只学还不行,还需要经过考验,考验合格了,我才能把我的女儿嫁给你。”婆世踬说道:“那您是要怎样考察呢?”那罗伎家的长者说道:“这个很简单,只要你把武术学会了,在国王面前表演一番,如果得到国王的认可,就是通过了考验,到时我就会把女儿嫁给你。但是,你的武术得不到国王的认可,那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女儿自会嫁给他人。”婆世踬说道:“好,我接受你的条件,但请您给我一些时间。”那罗伎家男主人说道:“就以一年为限,一年之后你要是达不到我的条件,我就会把女儿许配给他人。”婆世踬说道:“一言为定。”于是,婆世踬放下自己尊贵的身份,不怕他人嘲笑,按照那罗伎家男主人的指点开始学习武术、歌舞和唱戏。经过数月的学习,婆世踬对各种武术、歌舞都能娴熟地掌握了。
 
微信图片_20191119110013.jpg
 
 
一日,国王召集所有的那罗伎家人进宫表演节目,婆世踬眼见展示自己的机会来了,就随同众位表演艺人一起进宫了。诸多表演艺人都表演完了自己的节目,得到了国王以及大臣的赞赏。最后轮到婆世踬表演节目了,有人推上来两个高有数仗的铁柱,铁柱只见用铁链相连。婆世踬向国王稽首说道:“陛下,我这里表演的是空中过链,还请您上眼!”说着,他爬上了铁链,每走一步都会摇晃不止,吓得大臣们惊叫不已。但是等到他走到尽头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国王的赞赏。“刚才大臣们反应如此强烈,国王陛下为何没有赞叹声呢?”想着,婆世踬便回头观看,这才发现国王正在和旁边的人说话,根本没有观看自己表演。婆世踬想:我好不容易才等到有表演的机会,如果就这样错过去了,还不知道要再等多长时间才能表演呢?如果过了一年,我就会娶不到意中人。婆世踬越想就越担心。于是,婆世踬鼓起勇气,打算再从锁链上走一回。婆世踬缓缓走上空中的锁链,当他来到锁链的一半路程时,由于过度紧张导致脚底下站不稳了,婆世踬向下看去,看见很远的地面更是害怕了,心里想到:这要是掉下去很定会摔死的。婆世踬越想心里就越乱,身子摇摇摆摆眼瞅就要跌落下去,现场的大臣们也都惊叫出声,还以为他故意如此。国王这才转移视线,立刻拍手叫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尊者目连飘身来到婆世踬跟前,一把扶住了他,对他说道:“你是想要保住性命跟我出家修行呢?还是要为了那名女子而丧了性命呢?”婆世踬答道:“我要保住性命出家修行。”尊者目连得到他的答案,就随手在空中一指,有平地出现于婆世踬面前,他立刻跳上去慢慢地回到了地面上。婆世踬看见自己完好无损,心中很是高兴,对目连说道:“谢谢尊者救命之恩,现在我就随同尊者一起出家。”目连说道:“我带你去见世尊。”
 
 
目连带着婆世踬来到佛陀的面前,婆世踬行过礼之后对佛陀说道:“世尊,我今日是来聆听您宣讲佛法的。”佛陀说道:“那就坐下来认真听讲。”佛陀为婆世踬讲了诸多佛法,有施论、戒论,生天之论。婆世踬听了佛陀的宣讲,得到了启发,去除心中杂念,摒弃一切烦恼,顿时就变得心情舒畅,便得了初果。婆世踬对佛陀说道:“世尊,我想出家修行,请您收我为弟子。”佛陀知道婆世踬是可度之人,就对他说道:“善来比丘!”霎时间,婆世踬就须发自落,法衣在身,成为一名比丘。婆世踬在佛陀的教化下,专修禅思并了解佛法更深精义,最后获得阿罗汉果,拥有三明六通永离诸苦。
 
 
阿难知道此事后,来到佛陀的面前,合掌问道:“世尊,婆世踬比丘在过去世中,与那名女子有何因缘,以致今世还要被她迷惑,险些丢掉性命。目连和婆世踬又有何因缘,婆世踬能够得到目连的救助。”佛陀说道:“你要想知道此事就要仔细地听我讲来。”
 
微信图片_20191119110022.jpg
 
 
在久远的过去无量劫中,有一个波罗奈国。在波罗奈国中,有一位长者,长者有一个儿子。长者儿子刚出生的时候,端正无比,相貌俊朗。长者很是喜爱自己的儿子。长者有一位亲属听说长者得了儿子,就从海中带回来一颗罕见的鸟卵,作为贺礼奉献给长着。长者见这颗鸟卵也是稀有之物,就高兴地收下了。过了一段时间,这颗罕见的鸟卵就自己裂开了,从中出来一个鸟鶵,它的羽毛十分光润,色彩照人。长者觉得此鸟是吉祥之物,就给了儿子玩耍。长者儿子与鸟都渐渐地长大了。长者儿子经常骑在鸟背上,四处游览风景,直到感觉有些疲乏了,他们才一起飞回来,天天都是这样的生活。
 
 
这一天,长者儿子听说国王之后正在王宫里看那罗戏。他很好奇,就骑在鸟背上到了王宫的上方。长者儿子俯身向下观看,看见在不远处的御花园里,有一位女子正在那儿赏花。长者儿子远远看看那女子的身形,就是很爱慕。他心里想到:这名女子是谁呢?我要前去看个究竟。长者儿子骑着鸟来到女子的上空,慢慢降落在女子的身边。女子被突如其来的人和鸟吓了一跳,女子惊慌的说道:“你是何人?为何来到宫中?”长者儿子跳下鸟背,来到女子面前,说道:“我是听说宫中有那罗的表演,就想着要来看看,没想到在空中看见你了,所以我就来到你身边了。不知道你是何人?”女子说道:“我是国王的女儿。”长者儿子急忙施礼道:“不知是公主,恕在下冒犯了。”女子说道:“不知者无罪。你身后的大鸟就是你的坐骑?”长者儿子说道:“是的,从我出生开始,它就来到我家了。”女子很是好奇,说道:“你骑在鸟背上看风景,感觉一定很好吧!”长者说道:“是的,非常好,在空中向下看,能把各处的风景尽收眼底。公主您还没有试过呢吧?不如您坐上去试试?”女子说道:“我可以试试吗?会不会有危险呢?”长者儿子说道:“公主不要怕,有我在你身边保护你呢。”女子高高兴兴地来到大鸟旁边,长者儿子把公主扶上了鸟背,自己也坐在了后面,然后对大鸟说道:“我们起飞吧。”大鸟得到指示,就带着公主和长者的儿子飞上了天空。公主还是第一回飞在空中,她向下看去,所有美景都看在了眼里。公主很是高兴,一边飞翔一边尖叫着:“景色好美啊!”就这样,两人一鸟在空中飞了整整多半天的时间。眼看天色不早了,公主说道:“我得回宫了,我父王找不到我会生气的。”长者儿子说道:“好吧!如果公主喜欢,明天我再来找你。”公主说道:“一言为定。”长者儿子说道:“我会准时出现在原来的地方。”长者儿子把公主安全地送回了宫中。
 
 
长者儿子爱慕公主的美貌,天天来到王宫里找寻公主出去游玩。公主也很喜欢和长者儿子在一起天天观看风景。就这样日久生情,两个人都互生好感。一日,长者儿子又带着公主来到一处风景胜地,他们走累了坐下来休息。长者儿子对公主说道:“我想让我的父亲跟大王提亲,娶你为妻。”公主说道:“我父王不会同意的,父王他想把我嫁给王孙贵族。”长者儿子说道:“可是我很想和你在一起。”公主说道:“我也是,但是我父王绝对不会同意此事的。”长者儿子说道:“那可如何是好啊?我今生非你不娶了。”公主也陷在哀伤当中,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嫁给王孙贵族,过那种受约束的生活。”长者儿子说道:“既然你我心意相通,不如我们发生男女之事,等你父王知道之时木已成舟,他也不会怪罪于你我的。”公主说道:“这样可以吗?万一我父王不能饶恕呢?”长者儿子说道:“能和你在一起,我已经很高兴了。即使你父王知道此事把我杀了,我也无怨无悔。”公主被长者儿子的真心感动了,就对他说道:“即使父王知道此事处罚我,我也无怨无悔。”于是,二人就以天为被地当床成了夫妻。
 
 
微信图片_20191119110032.jpg
 
 
国王看不见公主来请安,心中觉得很是奇怪,就派人暗中观察公主的动向。侍从回来禀报说公主和一名男子要好了一段时间。国王听后很是生气,就派人看住公主,等长者儿子再来找公主的时候,国王的侍从就从四周蹿出来,抓住了他,并且把他绑了起来。国王得到消息,来到长者儿子面前,对他说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跑到王宫里勾引我的女儿。来人呐,立刻将此人砍掉头颅。”侍从得到命令,手里拿着大砍刀就走到了长者儿子的面前。长者儿子说道:“我和公主是情投意合的,请大王成全我们的事情。”大王怒道:“你要是再敢胡说,我就把你的家人一同杀了。”长者儿子有心再想说几句,却被满门抄斩的话给震住了。他知道国王时真的生气了,如果自己再惹怒他,恐怕真的会连累家人。所以,长者儿子说道:“既然你生气想杀了我,那我也不麻烦大王了,我自己爬上树,然后再跳下来,就让我摔死吧!”国王说道:“这样也好,免得我动手了。来人,把他松绑。”长者儿子被松绑以后,就爬上了树梢。这时,那只鸟飞了过来,长者儿子跳到鸟背上逃走了。国王见状急忙命人去追赶,但是他们哪能有鸟飞的快呢?大鸟转眼间就不见了。公主跪倒在国王的面前说道:“一切的错误都是我们造成的,请您不要责怪他的家人,不要让百姓认为您是残暴不仁的君王。”国王说道:“俗语道女大不中留,如今看来非常正确!从今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走出王宫半步。”公主知道国王的脾气,就不再说什么了,直接回到住处闭门思过去了。长者儿子因为大鸟的缘故留得了一条性命。
 
 
佛陀说完此事,对阿难说道:“过去世中长者儿子就是今日的婆世踬,国王的女儿就是今日那罗家的女儿,那时的大鸟就是今日的目连。婆世踬在过去世中,因为贪恋美色,险些丧了性命,由于目连救了他,他才能保住性命。今日,婆世踬又是因为贪恋美色,限于困境之中,得到目连的救助才得以脱身。”阿难说道:“世尊,婆世踬和目连又有什么样的因缘呢?”佛陀又用无量慈悲音讲述了过去的事情。
 
 
在过去世中,在波罗奈国有一位居士,他看见有一位辟支佛前来化缘,居士就急忙起身拿了食物布施给辟支佛。辟支佛感激居士的布施之恩,就为他宣讲经法。辟支佛讲完经法,就腾空而去。居士自言自言道:“此人真是神力,变化无常。希望来世我能遇到一位圣尊,胜于此人亿万倍,收我为弟子,让我也修成正果。”佛陀说完此事,对阿难说道:“那名居士就是今日的婆世踬,那名辟支佛就是今日的目连,因为目连得到婆世踬的布施之恩,所以才会在每世当中,都会救婆世踬。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婆世踬才今世聪慧,遇到我在世,得到我的教化,修成阿罗汉果。”
 
 
与会众人听到佛陀的讲解,无不欢喜,有证得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的,有种缘觉善根的,有发菩萨心的。人人都皆信佛语,顶戴奉行。
 

上一篇:贤愚经(六四)苏曼女十子品第五十八
下一篇:贤愚经(六六)优波鞠提品第六十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