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故事

杂宝藏经 (一一二)不孝妇欲害其姑反杀其夫缘
时间:2019-07-10 12:39:10  来源:  作者:

杂宝藏经 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一一二)不孝妇欲害其姑反杀其夫缘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积庆寺光亮禅师意译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06-4-081-01.jpg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在很久以前,有一位妇女,她禀性凶残,性格暴躁,对任何人都是心狠手辣,从来没有心软过。街坊邻里都知道她的脾气,没有人愿意和她来往。即使在大街上远远看到她,也都是避而远之,没有一个人肯走上前来与之搭话。这位妇女备受人们的冷落,但她却不自省,仍旧我行我素。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妇女对待自己的家人也是十分刻薄,每当她出口伤人时,婆婆都对她劝说道:“你身为一位妇女,嘴下要留有口德。你不经意间得罪了别人,自己都不知晓。万一别人因此怀恨在心,找到合适的时机报复你,到时你该如何是好?都说妻贤夫祸少,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们这个家考虑考虑。你把街坊邻居都得罪遍了,我们怎么出去见人啊,万一再有个事情有求于人,到那时我们恐怕连一个人都求不到。你不想想现在,也要为以后打算一番啊!”婆婆本来是一片好心,可是妇女却觉得婆婆在训斥自己,她不服气地说道:“我过我自己的日子,从不求任何人。况且是他们先招惹我的,我岂能不与之对抗。我要是不反抗,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无能,反而会进一步的欺负我们。我这是在为咱们家争口气,你不但不帮我,还老为他人说话,竟数落我的不是,我们究竟还是不是一家人?”婆婆听了这话觉得儿媳陷入了嗔怒的陷阱当中,暗道:“儿媳这样下去是会造罪的,我绝对不能眼见而不阻拦!”于是她也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我从没觉得谁来故意欺负我们家,倒是你经常和邻居吵架,搅得我们家不得安生。既然我们是一家人,就应该把各方面都考虑周全。空闲的时候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妇女听了这话怒从心生,可是她刚想再争辩几句,婆婆却说道:“我累了,不想与你争辩此事,你回自己屋中好好反省。”妇女见婆婆下了逐客令,心中不高兴也得听从她的指示,因为她知道夫君不会允许她对自己的母亲不好。妇女怏怏地回到自己屋中,口中嘟囔道:“你这该死的老太婆,什么事情都管我,我和外人对抗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好,你不但不支持,反而还责怪我,你真是老糊涂了。我一定要想办法将你除掉,这样我就能有安生的日子过了。”说道这里,妇女就开始思考对付婆婆的良策。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这一日,妇女正在自家院中乘凉,突然听见邻居家有吵闹声。妇女好奇地来到墙根边仔细偷听,原来邻居家丢了一只母鸡,男主人正在责备妻子没有照顾好家,妻子不服气正与之理论。妇女听到这里,突然计上心头。妇女回到屋中,等到丈夫快要回来的时候,她拨乱自己的头发,弄脏自己的衣服,大声哭了起来。婆婆听到哭声来到她的房间,问道:“你怎么了?你为何这样哭泣?”妇女不理睬婆婆,继续哭着。无论婆婆怎么问,妇女就是不开口。正在这时,妇女的丈夫回来了,看见妇女披头散发的样子就说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妇女见到自己的丈夫,就哭得更凶了,哭罢多时,她哽咽地说道:“婆婆今日亲自下厨炖了一锅鸡汤,我看见后就问她这只母鸡从哪里来的,她不但不告诉我,还责备我一番,叫我不要多管闲事。我见她不肯告诉我,也就不问了。然后我到院中乘凉,突然听见邻居家打架的声音,我一心想着要处理好邻里关系,就想过去劝架。还没等我过去呢,就听见邻居家妻子说丢了一只母鸡。我突然想到,她家母鸡经常到咱家院中吃食,是不是母亲看着好就把它杀吃了。为了知道真相,我就去婆婆房间询问,哪成想婆婆不但告诉我事情,还呵斥我,说我要是不想在这个家待着可以离开。我思前想后,婆婆这件事情做得不对,但又不知该如何是好。要是告诉邻居实情,我们的面子就无处放了,以后走在大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要是不说实情,我这心里实在难安,今日婆婆偷鸡事小,将来她要是养成偷盗的习惯让别人知道了,我们又该怎样在这街上生存啊?我左右为难,所以才伤心地哭了起来。”男子闻听母亲偷鸡,他摇头说道:“我母亲不是这样的人,她从来不动别人的东西。”妇女见丈夫不信,就又说道:“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到厨房观看,看有没有鸡汤就晓得了。”男子半信半疑地来到厨房,看见正在灶上炖着的鸡汤,心中怒气顿生,转会房间对母亲说道:“母亲,您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呢?真是丢人啊!”母亲急忙辩解道:“那炖着的母鸡不是我偷的,我是花钱在街上买的。我看你最近很是劳累,就想着买只鸡做汤给你补身子。”男子说道:“你想给我补身子也不要偷邻居家的母鸡啊!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我这张脸该往哪里放。”母亲急着哭道:“我真没偷,真是我买的。”男子摆摆手说道:“算了,反正这件事情别人也不知道,您先回去歇着吧,以后别再做这样的事情了。”母亲见儿子不听自己的解释,心中很是悲伤,她无奈地回到自己屋中。妇女见丈夫没有责怪婆婆,心中很是不满,心里想道:“这该死的老太婆,我居然没有搬倒她,等来日的,我一定要将你除掉。”妇女在心中做了决定,但脸上还没有表现出来。妇女擦干眼泪说道:“你刚回来一定很饿吧,我这就去给你拿吃的。”说着,妇女就去了厨房端吃的。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晚饭过后,夫妻二人坐着聊天。妇女说道:“想不到婆婆会做这样的事情。这要是做习惯了可该如何是好啊?”男子生气地说道:“她要是再敢去偷一次,我就不认她是我的母亲。”妇女说道:“要是再有下次,你就将她绑到野外丢弃,让她自生自灭。”男子说道:“真要有下一次就按你说的办。”妇女听见丈夫做出了这样的承诺,心中顿时乐开了花,暗自说道:“我一定要加把劲把这老太婆除掉。”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又过了几天,妇女对丈夫说道:“夫君,我去街上买些东西,很快就回来,你在家等着我。”男子点头答应了。过了片刻功夫,妇女慌慌张张地回到家中。男子见妻子如此慌张,就问道:“你慌张什么?出了什么事情?”妇女擦干汗水说道:“刚才我去街上,碰见几位邻居正聚在一起谈论事情,我好奇就走过去旁听,他们当时义愤填膺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只听见他们说,昨日又有一家丢了公鸡,听说是母亲偷的,还说一会要到咱们家找母亲对质呢。我一听是此事,就急忙回来告诉你了,现在邻居都知道母亲偷东西,这可怎么办?”男子听妻子这样说,顿时暴跳如雷,怒气冲冲地说道:“我这就找母亲算账去。”说着,他大步来到母亲的房间,踹开门说道:“你怎么还去偷东西,你怎么这么不长记性呢?”母亲正在闭目养神,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浑身哆嗦,她立刻睁开眼说道:“儿子,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呢?”男子说道:“你还跟我装糊涂是不是,一会儿人家就找上门来了。”正在此时,妇女手中拿着绳子来到他们面前,将绳子交给丈夫,然后说道:“你说过的话可不要失言。”男子接过绳子,流着泪对母亲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老实回答,你究竟做没做?”母亲一脸糊涂的说道:“儿子,我做没做什么啊?”男子见母亲仍旧不肯承认,十分气愤说道:“既然你不能承认,那我就让你自生自灭吧。”说着,男子就用绳子将母亲捆得严严实实,然后扛起母亲就向野外走去。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男子把母亲扛到野外,重重地扔在地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自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母亲,我没有你这样就知道偷盗的母亲。你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此时雷公电母在天上巡游,他们看到了男子和妻子的作为,雷公说道:“天下怎么还有这样不孝的儿子,还要亲手杀害自己的母亲,真是岂有此理。”电母说道:“我们不能袖手旁观,一定要惩治这个不孝儿子。”于是,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变得云雾四起,眨眼功夫就雷雨交加。男子见天空要下雨,急忙跑向家里。就在这个时候刷拉一道闪电闪过,男子只觉得眼前一花便失去了知觉,他被闪电劈个正着须臾间成为了一具焦尸。男子母亲看见被闪电烧焦的儿子,心中痛不欲生。她努力爬行着来到儿子的身旁,哭着说道:“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你怎么能只听媳妇的话,而不听我的话呢,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男子母亲一边哭着一边爬行,意图磨破捆绑在身上的绳子。夜幕十分,男子母亲终于挣脱了绳子的捆绑,她慢慢地向家走来。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妇女等丈夫一日未归,自言道:“夫君怎么还没有回来,这都去了一天了。难道是他又动了恻隐之心,不好对那该死的老太婆下手?还是已经处理完此事,怕别人发现,等着天黑再回来?我再等等看吧。”到了半夜时分,妇女实在熬不住了就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睡着了。男子母亲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家中。妇女迷迷糊糊当中听见声音,就问道:“夫君,是你回来了吗?”男子母亲听见问答,就轻声的回答一声:“是的。”妇女听闻丈夫已经回来了,这才安下心继续睡去。男子母亲也回到了自己的屋中。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第二日清晨,妇女起身没看见丈夫,就四处寻找。当她来到婆婆的房间时,看见里面有人,就推门而入。男子母亲见妇女来到自己屋中,就走上前来问道:“你想做什么?”妇女看见婆婆还活着,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人是鬼?”男子母亲笑着说道:“我让你大失所望了,我没死还活得好好的。”妇女接着问道:“那我的夫君怎么没回来?”男子母亲说道:“你夫君让你给害死了。你让他做出这等不孝之事,他受到上天的惩罚,被雷电劈死了。你不要幸灾乐祸,不久的将来你也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妇女听闻丈夫已死,顿时昏死过去。等她再次苏醒的时候,她已经病得起不了床了。没过几天,妇女也因心病死去了。男子和他的妻子死后就堕入十八层地狱,受到无量的苦楚。yaY人生佛教网 - 佛教人生,人生佛教,以弘法利生为己任的权威佛法网站

上一篇:杂宝藏经 (一一一)难陀王与那伽斯那共论缘
下一篇:杂宝藏经 (一一三)波罗奈王闻冢间唤缘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