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传佛教

慈心一夜话 欲唤梦中人
2016-05-20 16:41:43   来源:

秋天来了,夏天的记忆已渐渐淡去。人总是这样,一好了伤疤马上忘了疼,秋天一来,马上夏天那种感觉就没有了。有时候在冬天寒冷的时候啊,就想着夏天的状况是怎样呢!每年夏天都热的难耐。夏天到底是怎样的感觉,有时候很难现前那种感受。

      有时候做试验,有一次在闭关的房里面啊,有一些弟子来,正好那天关房里也没有什么拜垫,也没有什么好坐的垫子,大家冬天到了那边,坐在地板上面,水泥地板上。我说你们都闭起眼来,我们一起观想夏天哦。

      结果我们观想夏天那,那个时候心也比较清净嘛,观想夏天时候的那种热,真的大家都热起来了,奥!很热、很热,不冷了。好像以前练气功里面叫大搬运,把夏天搬到冬天来。

      以前我在早期的时候,其中有一位老师,是我心目当中一直很尊敬的,在中国传统武术界是非常著名的“裴老”,他算龙门派的第十八代传人,属于武当山的,武当龙门派,在当时被尊为是掌门人。我确确实实看到武当山的那些老道士们,胡子都白了,他们都经常来找他。

      他那个时候,有一次在体育管里啊,给大家带功报告的时候,最后有一个,也是大搬运,把武当山的那种气息搬到上海体育场里来,让大家感受好像山里面的森林里面的那种清新的气息。

      当时他的那些弟子,配合他来演练这一着的时候啊,他的那些老弟子们围成圈,师父站在当中,那个时候他已经八十多岁了,他平时很保守的,这老人家平时很保守的,就是教一点按摩啊什么的都是很保守的,结果那天他露这么一手。

      当时在现场,确实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清新。但是这个作为我们东方的这样一种啊,你说它是现象吧,它也没有被西方的科学所证明,没有办法来证明。但是在当时被称为一种叫唯象科学,就是现象上有存在,但是理论上无法解释,称为叫现象科学。

      但是在我们佛教里啊,以前那个浙江永嘉那边大若岩,大若岩也是一个象茅棚式的,它是一个大的山洞,这个山洞里面呢,以前祖师他在那开辟道场,那里也很奇怪,不管几个出家人住在,这个饭总是不缺的,为什么吶?他也不要化缘、不要种地。住在那个洞里面,洞里面有个很小的洞,这小的洞里面往外流米,流出来的米正好够出家人吃。不管人多人少,流出来的米正好够吃。

      后来这个地方越来越兴盛了,师父的道行好啊,然后来亲近他的人越来越多。有一次人多到典座师父有一点担心,看那个洞,那么小的洞,那个米一粒一粒往外掉,就怕不够吃,说这个洞口太小了么,结果他找了一个锤子、一把錾子把洞口开大点,想多流点米。结果这个洞口一敲,好了一粒米都不流了,再看里面是空的,啥也没有,从此之后,这个大若岩里面不再流米了。成为一个好像是神话一般的传说了。

      我曾经去的时候啊,他们就陪我看,你看你看就是这个洞,我看确实好像开大了,以前很小的一个洞,里面可以往外流米的。

      以前在我们中国,盐甚至比米还珍贵。在中国古代盐是要国家经营的,私自卖盐的话,那是很重的罪,官盐吶。在中国内地盐是很紧张的,特别作为我们出家人,都住在山上,本身盐就比较贵,然后下山去买盐又很不方便。

      中国某个地方有一个寺庙啊,那个寺庙在山上,庙门口有一个露台,这个露台有一点像我们七宝如来的七宝座一样的,是比较高的一个露台。他也是,这个露台上面天天自己会长盐出来,然后每天把这个盐扫出来,可以吃,庙里面不缺盐的。在我们中国的佛教界,像这样子的奇迹还是蛮多的。

      曾经我爸爸带我们去安徽下放的时候啊,离我们那个家不远,有一个叫解甲寺,解甲寺的大殿边上就有一个好像是天然挖的井,那个井井口很大。

      我当时我就问他们,这个井口怎么这么大,像一个小池塘一样,总之有好几十个平方。不是我们印象当中好像石头圈的一个井,它那个井口很大的。

      有位老人家就跟我说,以前就是这个井,造大殿的时候,需要大量的木材,当时的方丈和尚,也是运用法力,就从这个井里面,往外运木头。

      当时我听他们这样子讲的话,就自然而然想起我们济公活佛也是井中运木头的故事,济公运木头的这个井到现在还保存着,在杭州净慈寺。

      本来这口井应该在灵隐寺的,但是灵隐寺的这个当家啊,这个师兄老是看不惯济公,济公衣衫不整,一年四季光着脚或者拖一个破鞋,有一只没一只的,仪容不整齐,好像给人丢脸一样。

      像我们出家人都要求衣着整齐,具足威仪。结果这个济公,济公济公别人都叫颠僧啊,称他好像疯子一样,疯和尚。这个疯和尚老是影响,结果我们的这位当家吶,老是设法整他。

      有一次,济公在禅定当中知道这个大殿要着火,那天他就来想把这个因缘给破掉,那天他就躺在大殿门口,结果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姑娘,一身穿着红的衣服,济公就起来拦住她,不让她进大殿。

      这个女孩子往这走,他这里拦,她往那走他往那里拦,又被他那个当家师兄看到了,光天化日之下,大殿门口跟这个小姑娘,这样子多不好看,丢出家人脸。济颠就跟他说你说的哦,那我不拦了,我不拦了哦,结果济公活佛就把这个小姑娘放进去了。原来这个一身红衣服的小姑娘是火神娘娘,她一走进这个大殿,大殿“轰”自然一把火就起来了,连救都救不掉啊,烧个精光。

      后来就发生了济公去化缘木头的事嘛,济公化缘木头,化缘木头运回来的时候,通过这个井运出来的,最后还剩了一根木头。后来他这个师兄终于找到理由啊把他给迁单,赶出去了。

      他就离开灵隐寺,到净慈寺去常住。净慈寺的那些师父们对他已经有很大的敬意了,因为济公在杭州时间久了,他疯疯癫癫,好像疯癫,但实际上还是有很多人赞叹他,净慈寺的这些师父就非常的喜欢他,所以他就常住在净慈寺。他除了自己去之外,还把那个井也搬到净慈寺去了。你看,他搬木头倒算了,井里搬木头,他还能大地上搬井,这都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我看那些,包括那些西藏的那些成就者的传记,他们也说,有时候开玩说你要不要,这个山给你,搬到你家去,真的是有这些很稀奇的。但对于我们来说,那怎么想象吶,没办法去想象。

      但是你像我们平时,我们做蒙山施食啊,我们观想食物,越变越多,七粒变四十九,四十九粒变满虚空的,然后包括我们念“甘露水真言”,念“开咽喉真言”等等的,观想那个水啊,亮晶晶的具足种种水的德行的。你观的越清楚那些恶鬼啊,三恶道众生都能受用的到,但是我们作为人来说看不到、摸不到,你观想的水哪里有啊,但是作为其他众生,他看得到、喝得到。

      修功修到好的,那个阿罗汉在入水定的时候,我们就很奇怪了,我们外面的人看不到那个人,只看到一片水,经典里有记载。

      一个阿罗汉在他自己的禅房里入水定,结果有个小沙弥跑过来,找这位师父,一看,唉师父不在,师父房间里怎么有一泓清泉,师父房间怎么变了,跟小放生池一样的,怎么变一滩水在里面,看那个水蛮好玩的,清清的,他就外面捡了一个小石头,“嘣”丢到水里去了,丢了之后就跑掉了,觉得蛮奇怪。

      结果这个师父出定了之后啊,就觉得这个身体很难受,为什么身体很难受啊?他这个身体里面多了一块石头。过了一会儿,这个小沙弥又来了,“哎,师父师父唉,我刚才来找你,不在,你哪去了,蛮奇怪的,你房间里都是水哎,刚才都是水哎”。

      “你刚才看到水,还看到什么”?“我别的没有看到,就看到水啊,我蛮奇怪,就往里面丢了一块石头”。奥!这师父知道为什么身体痛了,原来我身体里有块石头在里面那。

      然后他就跟他说“真的,过一会儿你再来哦,再看到水的话,你把那块石头给我捡掉好不好”。

     “好、好、好”。跟他说了,这小孩走出去了,他再入定、再入水观,水的禅定,又变成水,这小孩一看,哎奇怪,真的又变成水,真的房间里又是水了,然后他跑进去,把石头捡掉,这个老和尚身体又恢复正常了。

      甚至在我们中国的《高僧传》里面,有些师父他修这种特殊的禅定啊,他不能在居民地里修,他要跑到山里面,找那种石洞,石洞里面去修,修一种叫火光三昧,入火光三昧。他入这个火光三昧的时候啊,几十里路外都看到,好像那个山里面失火一样的感觉,《高僧传》里都有记载。

      有一个知府大人,远远地看到,很远的山里面火光冲天呢,他就觉得奇怪,他以为那边山林着火了,然后赶快派手下去那边看有没有山林着火,如果山林着火的话,他要组织人员扑火的嘛。

      结果他的手下报告说,老爷那边蛮好,什么也没有,没着火。没着火是什么呢?奇怪了。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啊,才有人告诉他,原来那个山里面有一个老和尚啊,在山洞里面修行。

      他听了之后,专程去拜访这位老人家,他就问他这个事,为什么我们远远看到这个山里面,你修行的地方火光冲天呢?照亮半边天一样的,这个老和尚给他透露一点,说这是他修火光三昧的缘故。

      地、水、火、风、空啊,你入不同的禅定,他都可以那样的。这在《清净道论》里面,讲的很简单吶,《清净道论》里面讲,某种神通怎么修、怎么修就几句话。我看,喔!就几句话就修到神通了。

      现在我慢慢想起来,方法是很简单,关键就是说,你要达到这个程度那是不容易的,为什么?方法很简单,但是需要持之以恒,持之以恒吶。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我们佛的这些遗教弟子们,为什么要读《高僧传》呢,读诸佛菩萨的传记啊,也是增加一种信心。

      这个佛法超越世间的,世间的苦虽然说不尽。回过头来说,要了生脱死,出世间之道,看上去好像比较苦,其实啊其乐无穷,修行的快乐是人很难想象的。所以还是要常常看那些《高僧传》。

      你像我们看虚云老和尚传记好了,有多少的传奇,有一些师父呢,他本身的修行就很具有传奇色彩。包括近两年又出的那个《喜马拉雅的圣者》,好像是印度的一个修行者,他在喜马拉雅山南部,因为在喜马拉雅山的南部啊,到现在还保存着非常好的这些修行者。

      像我自己这几年去过印度、尼泊尔,也都很留心这方面。大多数的人还都是生活在平坦的土地上,高山部分的话,最多也就是生活在不超过两千米的地方。

      你像加德满都也在一千八百米左右,还有一个称为东方瑞士的地方,海拔只有九百米,尽管它距离海拔七千多米的大山很近。但他本身的话,人群居住地一半只有在一千米左右,很多在两三千米、三四千米高的地方。基本上,对他们来称叫高山族,这些高山族都保持着非常古老的这种修行的习惯。

      所以包括我们讲《米勒日巴尊者传》好了,上面涉及到马尔巴尊者的上师,那诺巴,蒂洛巴,他们常常都是居住在、隐居在这种高海拔的地方,山洞里隐居着,到现在还是有这些个修行者。

      所以前两年出现的那个人,在印度靠近尼泊尔的这样一个森林里面,那一个年轻人,一个小伙子,入定了半年多,不吃、不喝、也不动,就震惊世界,很多人去朝圣。

      他坐在那里不动,后来忽然之间消失掉了,不知哪去了,有的人以为被饿死了“大概饿死了吧”。虽然说下落不明,但是像这样子有禅定功夫的人呢,他肯定会转到人烟更少的地方去。

      在我们中国,传统的修行的这些老修行们也是这样,为什么都在深山密林里面,得了法之后,都隐藏起来。佛教界这个叫什么呢?身行派,他们实践佛法的。

      从外表上看,那个修行者脸也不洗哦,黑黑的、油油的,手指甲也不剪,指甲里面也是黑黑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体也是不洗澡的,一年四季都光脚的,那个脚黑的像黑碳一样的。

      我是经常看到的,像这种形象。他脚背是黑的,脚掌心却是白白的。所以我们那个时候自己去西藏的时候,参学一段时间下来,我们也是这样子的,就是鞋子的外面,那个现象啊鞋底子比鞋面干净,鞋子的面比鞋里子干净,就形成这个现象。因为好久好久这个鞋不换也不洗,脚么也不洗。

      像西藏的老修行,以前连鞋也不穿的,一年四季光脚的,所以脚掌心白白的,脚么黑黑的,有很多大活佛也是这样。有时候开大法会了,特殊的情况,或者是要去见上师了,不好意思洗个脚。那个脚表面看很黑的,洗出来还是很白的,都是灰附着的。

      睡觉就更是了,我们现在还是很幸福的嘛,我到现在去看很多老佛爷,睡觉就是地下一个木头框,底下铺的乱七八糟的,每天坐在那边念经。厚厚的经要念到晚上一、两点,念了之后就靠在一边。小小的,脚也伸不直的,就一个木头框子,然后就是靠着窗子睡。

      窗子有木头缝,能透出亮光来。早上天暗蒙蒙的快要亮时又起来了。很多是床边上放一个大转经筒,拿一个绳子就可以拉的,一拉“咕吱”,这样转的“嗡吗呢呗美吽”,大转经筒。这边拉着转经筒,这边一个小火炉,火炭在里面,他的侍者等师父睡了,帮师父盖盖好,就在师父边上也是这样睡,这样很简单的。一个什么东西地下一铺,上面一个棉袍子,一卷缩就睡在师父边上,师父有什么动静马上就知道的。

      早上师父还没起来呢,他都先起来,到厨房去烧水,烧那个热的糌粑,糌粑汤汤茶,里面加一点酥油什么的,然后就端到师父这边。下面的这个木炭呢,就掏出来放到师父的小钢炉里面,又一个小铝盆,把火炭放在那里面,然后撒一点熏烟的那个柏草,往火炭上一撒,房间里“呼”就喷香的味道。

      然后把那个桶吊往上面一放,师父起来了就倒一碗热茶放在师父这边。这个很奇怪的,西藏虽然冬天很冷很冷,零下二十度,但是房间里面,只要没有风它也还都可以。它本身空气干燥,就是很好的绝热的一个东西,然后这个小火炉只要有火炭,马上就暖和和的,很奇特的。

      我在那段时间也是哦,冷的时候零下二三十度,不知不觉头就缩到被子里了,被子要盖三层,穿保暖衣也是要穿三件,不知不觉,什么时候头缩到被窝里去的也不知道。然后早上头伸出被窝的时候,鼻子一呼气被子上面冰就结上了。     

      我是两间房间,小厨房在外面,小钢炉在外面,后来我就研究,怎么样把这个温度能保的更长一点,我就把那个火烧得更耐久点,火炭烧得没有烟了之后,那个通向房间外面烟筒有一个插销的,我就把那个插销一插擦上,这样好了,所有的热不会被抽到外面去了,全部闷到里面。

      闷到里面的话能睡着,否则的话很难睡着觉,因为太冷。后来那个钢炉烧的热了之后,不要紧了,外面烧的很热,那个热度也能映到里面房间来一点,一般性十二点之前房间都是热的。等那个炉子慢慢冷下去的时候,房间里的温度跟外面的差不多了。因为什么?因为那个是木头房子嘛,茅棚,所谓的茅棚就是木头房子。

      我那个木头房子呢,接缝也不是很密,外面一刮风就呼呼的刮到里面,我就到县城里去买了一些花布,花布用按钮按上,(用)布隔了一层,布隔了一层风一吹还是吹进来,所以就特别冷。

      但是对于西藏人来说,他们基本上就是这样子,我基本上算舒服的了,我是按照汉地的这么一个标准,去了之后不久就买了一个床,藏地最高级的禅床,几百块就买了一个,被子可以盖三床。

      后来我到了牧区,到了那个古老的寺院里面一看,那些老佛爷们非常非常的艰苦的。

      他们跟我说,我们汉人没去之前他们基本上都不穿鞋的,穿鞋是跟汉人学的。所以我们后来去西藏的寺院,因为有点熟了嘛和我们要鞋,我们走的时候就把穿过的鞋留给他们,我们自己穿一双鞋就下山了。有时候他们穿鞋很搞笑,左边的脚穿的是拖鞋,右边的脚穿的是凉鞋,不一样。之前他们不大穿的,

      现在污染情况西藏也越来越严重。玻璃瓶西藏以前没有这东西的,都用牛皮囊,装水也用牛皮囊,背水也用牛皮囊,鼓风机也是牛皮的股风机。

      现在有玻璃瓶了,有可口可乐了,塑料瓶不说,还有玻璃瓶,他们西藏人的环保意识也没有,酒瓶子玻璃瓶喝完了就石头上“啪”一摔,玻璃碎了,本来他们是赤脚的习惯,后来糟糕了嘛,一踩到玻璃脚要破的。

      所以现在也开始穿鞋,他们也有那种牛皮的靴子,但是牛皮靴子是在那种盛大的节日、法会当中才会穿上牛皮的靴子,扎上带子,在以前的西藏。

      现在慢慢污染越来越多,塑料啊玻璃瓶啊污染开始有了,人居住的地方这些都的有,被逼迫的要穿鞋。现在真正到藏区那些偏僻的地方,西藏人到现在还是不会用筷子。他们还是习惯于在碗里抓糌粑,用手抓,自己捏,捏完了就用手这样吃。如果吃其它的东西就用刀切割,有点和西方人用的西餐具差不多,用刀,用筷子不大会。

      我在藏地的时候有一个好朋友老喇嘛,他跟我是忘年交。我第一次去那边的时候,法会当中我正好和他坐对面,法会结束之后,把我用的坐垫啊、脸盆啊有一些用具就都送给了他。

      他也很喜欢我,然后我们就有约,他说我一个老人也很贫穷,他是一位出家师父,他说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但是我看到你跟其他的汉人不一样,看了很亲切,我愿意每天念《普贤行愿品》回向给你。

      因为这样一种缘,从第一次去我认识他,第二次、第三次,每次去的时候我们都很好,不是有意的要怎么样,一碰到就开心的不得了。他汉话也不太会说,我也不会说藏话,但是还是非常深的感情。

      有一次法会结束了之后,我说您不要回去吃糌粑了,我请您客,下饭店吃饭。结果下饭店炒了几样菜之后,我们按照汉人的方法烧了几盘菜,然后盛上饭,摆上筷子。

      他不知道怎么吃,拿着筷子,看着我们他又不好意思不拿筷子,拿着筷子夹菜也不会夹,吃饭也不会弄,后来把两只筷子放下一只,拿一只筷子挑,还是不好挑。

      我看实在不行,算了吧您一只筷子也别用了,您还是拿手吧。他看着我也笑,唉,不好意思。老喇嘛也不要紧,我们俩也好嘛,用手拿菜往嘴里放,拿饭往嘴里放。平时没有这种习惯都是用手。

      他们那种纯真,人拥有的物质少,在这个世界上占有的物质少,享受的物质非常贫乏。有时候我看,不一定是一个生命悲哀的地方。因为看到他们的精神世界,纯洁的、光明的、超越物质的那种生命的伟大的一面。

      这时候反而我觉得为什么一次一次的要去学习,就是学习这个世界最缺少的那种东西,丰富的精神财富,这是这个世界最缺的。也就是这个丰富的精神财富才能救我们这个心灵贫瘠的世界,才能让这个世界精神和物质达到平衡,才能够挽救我们这个世界的危机,是要学那些东西的。

      确实好像我们看那地方物质不是很发达,但是他们有精神的修养,人的光明的一面。所以我平时也很喜欢买关于西藏风光的这些书,记得有一次我去新华书店,一次就买了一千多块,一本就一、二百块、两、仨百块,所有的我都买回来看。

      这里面拍的西藏风光也好那样的透彻明媚,拍的西藏的人物也好那样的清纯,尽管他的皱纹很深很大,他们在高原缺氧的情况下,人比较早的衰老,在阳光的强紫外线下皮肤容易衰老。但是他嘴角所绽放的笑容,眼睛所折射出的那种纯洁,这是最震撼我们的,是生命最高贵的那种特质,非常震撼我们的心灵。

      所以那怕是一张图片所传递出来的信息,都那样有价值,让我们值得花几百块、上千块去买。那些摄影师们翻山越岭克服种种困难,愿意捕捉那一瞬间的镜头,这可以说他有他的价值在。

      在这个地球越来越小的时候,在我们这个人越来越聪明,我们运用物质越来越丰富,我们生活越来越方便的时候,我们的心灵也越来越麻木,我们的心灵的距离越来越大,这时候还需要一种返璞归真的修复,不能少了这种情怀。
因为人心量是很大的嘛,对现在科学我们可以接受它的方便,但是不要忘记古老文明的,作为祖祖辈辈的这种精神财富啊,对我们生命的这样一种滋养,不能抛弃掉的。今天我们的纳凉夜话啊,想到哪里讲到哪里。
 
      如果现场听不清楚以后整理成文字,还有看文字的机会。我们在坐的网友,以后多看网站关于文字的内容,语言也是很快就过去的,我们的语速也比较快。

      这两天大家累坏了,地藏法会尤其不一样,我们每次法会都很努力很投入的去做,但是这个世界的业障是一次比一次的严重。日复一日啊,我们这个世界开素斋馆的有多少。

      每天,人的三餐饭都离不开众生的肉,血肉之食啊,多惨烈啊!我们口腹之欲建立在众生的极度的痛苦之上,世界上就这一项饮食所造的恶业就有多大!再加上邪见,拨无因果。

      甚至佛法在这个世间有多少人会信奉啊,大多数人不信奉.(不信就)算了,他还诽谤啊,诽谤三宝。这个世界上信佛的越来越少,反过来说不信佛的越来越多。不信这本来就是一种罪业啊,对于真理没有信仰,这本身就是这世界的一种悲哀。

      所以从知见上如此,从行为上又是那样子不惧因果。行为上造作恶业,思想上造作恶业,口啊也是造作恶业,这个世界。

      我每次做法会一次比一次辛苦,确实是这样。前天我们这边超度结束,昨天又去阿育王寺居士林这边,去居士林之前又跑了一片坟岗,车开了老半天都在坟地里。昨天那个铃子都摇不动哦,重的不得了,铃子都拿不动,又重又摇不动。

      连最不敏感的智良昨天都有感觉了,感觉头好痛,大家感到闷闷的重重的,空气里众生的密度太大了,铃子震都震不起来,众生太多了。所以包括昨天我回来,睡觉也不是睡得很好,做梦也说不上什么梦,一直到现在。今天白天情绪都不太好,还在被他们影响着。

      因为不是一下子我接了这个业务就马上可以结束的,不是这样。过去我一般性做超度要休息一个星期,至少休息三天,调整调整,接了这个业务,打包回来慢慢处理。本来今天放松休息,但是我们大家要见面,我说见面也好啊,也是休息,纳凉夜话聊聊天,可以放松放松。

      现在又是我们山里面修行的最佳时节,白天也不热晚上也不冷,最佳的时期。从这个可以看出来,我们出家的人确实是最大的福报。居士们,你看年纪这么大了,已经是暇满人生了,但是也不能长期在庙里,总是有一点这个事情那个事情,其他人更不用说啦。

      我们出家人剃除须发,穿上这身衣服,好了可以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用管了,甚至连自己都不用管了,但了道就可以,心就在心上,心不要跑物上去了。这就可以看出,出家的福报确确实实非常的大,所以我们珍惜时光。

      我们每天这样有节奏的生活,早晚功课三柱香,大家真是太幸福了,天天早课晚课提醒我们。如果得到法味了,像我们法祥师父,他说打坐时间太短了,最好往那一坐不动,一天吃一顿饭也嫌太麻烦,你看老和尚得一些佛法利益。他以前住山,住终南山的时候坐在那就不动,饭也懒得吃,你看这就是很自在的,得到利益了。

      像诸葛孔明一样,诸葛孔明一年四季扇扇子,冬天也拿个鹅毛扇子扇,这代表自在,自由自在。在过去丛林里拿蒲扇不是随便拿的,方丈和尚才可以拿,代表已经得自在了,已经开悟了。

      有的时侯这个修行境界没有办法想象的,初地不知二地境界。大家刚刚出家的,要多看佛菩萨传记,高僧大德传记,《高僧传》,因果报应,刚出家的要看。包括我们在家居士多看因果报应,然后对因果深信不疑。多看传记对三宝的信心坚定,有行可修,可以修行的。

      人一死这个身体没有了,然后中阴的身体,业报的身体现前了,马上空间感就不一样了,进入另外一度空间了。那通过修行的话,道家里讲叫证得纯阳之体,纯阳之体向上的,天堂的那一度空间打开了。

      我们佛教里说不二的,进入不二的状态,没有对立的。这个佛性啊,这佛性要圆满,要福和慧两种。除了有福还要有慧,除了有慧还要有福。从这个共同点上,佛和道有很多也有共同点的,道开始修的时候,道跟儒也有共同点,儒要修身齐家嘛,道先修身上,身呢精气神,精气神去修。

      我们这个佛教呢,要守戒,把戒戒住。戒戒住了,这个漏就没有了,再加上一些戒律,然后呢在提升到空性的,禅吶、或者念佛啊,无欲无求的那种状态,自然就神清气朗,自然也达到那样的一种效果。

      然后那个念佛的三种资粮里面,最后一种劝进行者,劝进行者就是度化众生啊。跟众生结善缘,让你去感化众生啊,这个在道教里面就是行,行善积德啊,行三百善,行千善,行三千善,道果就上升提高。

      弥勒菩萨就说嘛,如果一个人自化已经差不多了,化他的时候就是说劝别人修行,你带别人好了,带两个、三个好了,就比你自己修的功德大了。劝至十于百,福德已无量,劝至过万数,真是阿弥陀,弥勒佛这样说。

      所以我师父一直他一生当中就是,特别是后半生秉持着这样一种,劝化人,劝进行者,“要吃素要念佛”。我们师父劝人很简单,就这四个字“要吃素要念佛”。不管你受不受五戒,来三皈依的,师父都劝他们,早点吃素,多多念佛,师父就这样劝。

      有点智慧的吶,师父就更深入的讲一点教理。一般性的一些年纪大的老菩萨们,就很简单的教导,师父的弟子大多数都是吃素念佛,然后身心清净,这样子的。

      我们佛教的修行就是慢慢、慢慢的,你就感觉得到,自然而然就感觉得到这个空间感啊,你就越来越丰富,自然就呈现出、甚至呈现出天堂一样的境界啊,呈现出这种阿罗汉小乘行者这种偏空的有漏的涅槃啊,这种状态。就会感觉得到,确实有啊。

      我小的时候什么也不相信的,不相信有鬼有神,什么都不相信,因为什么,因为自己就无知嘛,没有相信的资本,拿什么去相信啊,就像没那个金刚钻你根本刻不了那个瓷器的,跟那个意思一样,小的时候就是那样的。

      但是吶小的时候,不知道不要紧,虽然是不相信,就说是没办法去想象那种东西。但是还好,慢慢、慢慢的,通过自己身体的感受,相信人是可以修,从自身的这些相信可以修。

      既然可以修,一点点结集,越来越好,那自然可以成仙,既然能成仙,那也可以成阿罗汉,可以成菩萨,圆满了就可以成佛。这样子类推了过来,这样坚定不移地相信。那些佛菩萨慈悲奥,把这些经典保留着,师父们慈悲哦,怎么样子都把佛法保存在这个世间,等着我们来。

      像我们现在出家十多年啊,在十多年的经历当中,各种不同的境界,都不是我们以前书本学的知识,或者我们的分别意识的逻辑可以去测度的,自己都没办法理解的。

      但是那佛经里就这样讲,佛菩萨告诉我们这样,那我们身心也有所感受的时候,我们就觉得佛菩萨没有欺诳我们。不妄语者,真语者,实语者,所以确实可以真实感觉到这些。 这样子的话,那生命的这一条路,就觉的自信了嘛,这是一条光明路啊。人往高处走,这个是选对了,人确实往高处走的。

      不是世间那样的人,世间人赚再多钱,还是一点没有。死了一口气不来了,什么东西也带不走。从民间所讲的说你老婆,你老婆,你要比老婆先死的话还不一定是你老婆呢,你要先死了之后,你老婆改嫁了就是别人老婆了,其他的更不用说了。这个都是世间的一场大梦!

      我们就一直依着这个壳,哪一天这个壳坏掉呢?我们现在就认为这个壳我是我,那一天他老了,衰了,你用它用不动了,这条腿完全不是我的腿嘛,我想拎都拎不起来,没有力量拎它。由两条腿变三条腿的时候,那时候就发现这身体不是你的,不但不是你的,它就像一个手铐脚镣一样折磨你。甚至医院里很多人都不想活了,病并没有把他病死,自己就不想活了,身体根本做不了主的。

      但是那个时候你发现就晚了嘛,你生命的路错了,投资投错了,已经被它牢牢的套住了,扼住脖子了。像现在买股票一样,已经跌了,你卖又不肯卖,你怎么卖吧,卖又不值钱,十万块买的,现在变两万,不情愿的,在那套着。
我们做人也是这样的,投资投错了嘛,你以为把幸福都指望在这上面,佛告诉这都是有漏的,就像做梦,一场梦一样的,这是不坚固的。

      修行看上去好像很散漫,修行看上去好像很消极,它却是最积极的,它是把握住生命当中最高贵的那一部分。恰恰生命那个精神的、最高贵的那一部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说弘扬佛法是有极大难度的。

      佛法再有理,千真万确的真理,但是这个真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虽然世间那个是错误的,但是那个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唉!对自己有刺激的。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抗衡那。

      地狱虽然很苦啊,但大家情愿往哪里去啊,因为什么?因为下地狱要靠“贪嗔痴慢疑”,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我们生命当中这个很明显的“贪嗔痴慢疑”。然后要想提升的话,要靠“慈悲喜舍”。

      “慈悲喜舍”看上去是很痛苦的事情,哦!“慈”要与别人乐,那我的那个谁给我!我要给别人快乐这个叫“慈”; 

      别人痛苦,我把他的痛苦要取消掉,这叫“悲”;

     “喜”给别人欢喜;

     “舍”别人没有我给他,然后自己没有掉,自己只要有,就要给别人。

      哦!这世间人都不喜欢的。但是恰恰就是这个不喜欢的,才是生命的真谛,是趋向人往高处走的途径 。

      贪嗔痴都是下地狱的,地狱五条根,但是人还是管他地狱不地狱吶,贪嗔痴都是蛮好的,然后不知不觉就到地狱去了,世间的人都是这样的。世间人从这来讲也是很无辜的么,所以佛法要弘扬的。

      不弘扬佛法,很多在地狱的“我又不知道会到地狱里来,我知道那样子会到地狱来,我死也不会做这些”。有的下地狱就是这样抱怨,谁告诉我过了,没人告诉我过。

   所以我们还是拼命的弘扬佛法,讲!讲了不听是你的事,我总算讲过了哦,以后到阎王爷那里去你不用抵赖的,总算有人讲过了。

      有的人还跑去跟阎王爷还去拍桌子吶,我死了这么重要的事预先连通知都没有,阎王爷还要跟他说,跟他讲道理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没给你通知呢,秋天了树叶黄了,树叶落地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

     那个就是我给你带去的信呀,你家隔壁那个人死了,你看到没有?

     “我看到了”。

      那就是我给你带去的信啊。阎王爷给他说了几个。

     “是”,阎王爷已经给我带信来了,我自己没读懂。

      那就不能怪了么。

      你看我大哥也是,我大哥买彩票,买彩票买了好久啊,买到现在大概有五、六年的历史了。买到第三年的时候也没有中过,就很生气啊,因为他讲要中彩票了呢,我出家也可以的,然后我就带着这笔钱呢,我就来供养寺庙。

      我早就跟他说,不要你这个钱来供养寺庙,你要想出家就出家,你不要拿这个当借口,真的要出家了,我那个三哥出家了么,我说“三哥出家了,你呢”?“哦!这不行,这出家蛮苦的,早上那么早就要起来了”。

      而且他说那个《楞严咒》太难背了,背不得。他觉得在家里蛮开心的,每天中午吃过饭了还能睡一觉,自己睡到几点都高兴,就这样子还执迷不悟。买了两三年之后还不中,彩票光买不中,然后就很生气啊。

      那天就去批评财神爷去了,他说财神爷、财神爷,我买到现在也不中啊,我在佛面前说的话你没听到吗,我中了彩票要供养寺庙去的。

      结果当天晚上财神爷就托梦给他,梦里面财神爷就跟他讲啊,说你命里面没有福啊我怎么给你啊。别人修来的福,修在那边还在那里排队吶,我一个一个给发发。你本身都没有福,我怎么给你,这个福要自己修的,修了之后我才能给你们吶,就跟他比例子,

      他梦里面阎王爷一边跟他讲,他好像就看到,很多有福的人在那里排着队,排着队发财,今天你发财,明天他中奖,明天他发财,看到他们在排,他说我什么时候能排进去呢?(阎王爷说)你现在还不行,你现在还早呢。

      结果醒过来之后,总算不错,这个财神爷跟他关系还不错吶,抱怨了之后,还给你开导开导。好像我们这个政府里面有这个信访办,民间有积怨了可以去发泄去,来给你解决,好像这样。

      结果一直到我师父二零零五年圆寂,圆寂那次还没去,二零零六年师父火化,因为这个提前知道的,第二年什么时候火化。当时我大哥也去了,从上海乘轮船到岱山。结果参加了我师父的这个荼毗典礼之后回到上海,第二天买彩票就中奖了。

      中了多少钱呢?中了大概千把块,把他来去的盘缠钱,在庙里的花销正好都这个彩票中回来。你看去参加了我师父的一次荼毗典礼增加了一点福报,然后马上兑现,都兑回来。

      去年到庙里面,有一天也是睡午觉吓坏了,来找我来了,那个时候虚汗出了一身吶,我说为什么这么害怕?

      原来他在那睡觉,很丑陋个子很大,很大的声音跟他讲,“你要不好好修,你下世有的苦哦,头把你砸烂掉”。他吓坏了,他还是这个心不死,他还是求菩萨,菩萨菩萨给我彩券中奖,中奖之后啊,我来出家,他这样想。

      结果当天下午午休做梦就这个声音,他看到护法神就这样跟他讲,如果给你中奖你不来出家,头把你砸破掉。把他吓坏了,他说中奖还不是那么好中的,中了奖要兑现,哪那么便当啊。

      就好像这个社会上面,给你高利贷你钱不还,黑社会的白天不给你绑了,晚上也给你绑了。吓死了,一身冷汗吓醒了,这个是蛮有意思的。

      这个说明这个世间呢,生命是有一个轨迹的,一条路的。这条路是在自己脚下的,所以多学一些佛,多了解一些生命的基本的原理,何去何从是自己决定的。

      你学不学佛也是由你,你学了之后怎么样做也是由你,所以这个还充分表现了信仰自由。包括我们出家人自身也好了,很多人说出家人为什么那样那样,出家人也是社会上的人来的,又不是说生下来就是一个和尚,也是社会上人来的,而且他各人有各人的习气。

      我们这又不能说出家里面有一个法院,出家在建一个监狱,不修行要关监狱,没那么回事的。那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觉悟,自己靠自己觉悟,自己管理。

      如果能听师父话,一行一趋啊能够学师父的样子,听师父的话去奉行的话,他就变成一个很好的出家人。否则的话,不管是今天还是古代,也都是有那些修行不得力,习气也有,这都是会有。古代佛陀在的时候就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

      但是学到佛法之后好好修行,深入修行,得到佛法利益,自利利他的出家人,现在也有、古代也有、未来也有。
所以我们在这个社会上,作为我们生命体来说,我们要看好的作为我们的模范,人往高处走,人要往高处看,也是这样的。

      也没有什么强迫的,包括有的我们出家了,修修也是没有得到法的利益,进不来。有时候想想还是还俗去吧,也有还俗去的。

      包括有的居士,看他学学,很精进的学,念经典啊,念了净土的然后念禅宗的,禅宗的念念,祖师大德的念了一大堆,最后学了一二十年,觉得还是毛泽东思想好,又回去学毛泽东思想去了,那也是随他便的,这个信仰自由,修行也是自由。

      如果你要想有高标准来约束自己,早成就快成就的话,那是一个高标准,今天的夜话就到这里。

      我们今天还是主要为我们网友们,这几天法会当中虽然是直播,因为法会这么多的人,现场这么多的人,主要还是以法会为主,大家就像旁观者一样。今天网友是我们的座上宾客,今天我们交流主要是针对网友的交流。

      我们在座四众弟子我们慧日寺的师父们,也在这边乘着凉,听着秋虫的呢喃,凉爽入心啊。大家休息,晚上还有暮鼓打起来,有的还要回去打坐,有的不倒单,有的回去还要看经。明天一早四点钟还要做早课,所以寺院这种的清净也是需要的。

上一篇:精神的力量
下一篇:返回列表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