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陀本生

大鳖
2014-08-31 13:08:55   来源:

有一世,大悲菩萨投生为一个大商人。其从事各种商业童叟无欺,最终获得上亿的资产。大悲菩萨这一生虽然有钱无数,但没有像世人那样只顾满足自己那无底洞般的欲望,而是反其道而行供奉三宝,广行布施,期望积累功德使得来生脱离诸苦。
有一天他闲暇无事就前往一处市场游逛。到了之后,只见市场之上人山人海,各种叫卖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哎呦,大善人来了,今天这么得闲呢,来点水果不?”有人搭讪道。
“谢了,今天并非购买东西,我只是随便走走!”大悲菩萨摆摆手说道。
“大善人,您怎么来了呢,这地方可不是您来的地方啊。要是需要什么,您让人告诉我一声,我一定送货上门!”有人说道。大悲菩萨听了颔首微笑,那人见他并没有买东西的意思,便朝人群继续大声吆喝起来。
“来啊,快看哪,好大的鳖啊,”有人高声叫喊,“鳖汤大补治病养身哪!”人们听了纷纷围了上去。“哎呦,这鳖的个儿可真不小!”“这得长多少年哪!”“我说你小子怎么捞到它的”人们高声议论的声音吸引了大悲菩萨,他挤进人群只见一个大盆当中趴着一只巨大的鳖。原本其微闭双眼仿佛进入了冥思,等到大悲菩萨凑上前去之后忽然睁开双眼,留露出无限的祈求之光。
“店主,你这巨鳖怎么卖啊?”大悲菩萨问道。其他人听了纷纷附和问价。
“各位,这巨鳖可是我九死一生在大河当中捞的,价格说出来吓死你们!”店主看到大悲菩萨,知道他心怀慈悲肯定要将巨鳖放生,便故意这样说。“那到底是多少钱呢?”有人上前说道,“你也不要瞧不起我们,虽然我们不及大善人有钱,但是自信还是可以买得起这巨鳖!”“就是,你可不要瞧不起人呢!”人们纷纷附和。“好,各位看来都是有钱人呐”店主嘎嘎大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来,说道:“不还价一百万金币,如何?”“切!”人们发出一片嘘声,有人说道:“你这是金鳖还是银鳖?这不是狮子大张口么!”店主听了大声说道:“各位,我刚才不想报价,可是你们非要听啊,这可怨不得我!就这个价格,你们能买的就买,不能买的可不要说风凉话!”人们片刻之间都摇头散去了,只剩下大悲菩萨蹲在那儿看着巨鳖。
“怎么样,大善人,一百万买下这巨鳖如何啊?”店主笑问。
“没问题!”大悲菩萨站起身形,“不过,你得给我送到家里,运费全免如何?”
“没问题!”店主一下子赚了九十九万九千金币,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立刻叫来几个人抬着巨鳖前往大悲菩萨府上。
“老爷,您买这么大个的鳖干什么呢?”管家看到众人抬着一个大盆走进来,上前一看被大鳖吓了一跳。
“管家,让人换水给巨鳖好好洗个澡,然后将它放了!”大悲菩萨轻描淡写地说道。
“老爷,您花了一百万金币买了它,结果就是为了放生?”管家虽然知道大悲菩萨心善经常放生,但是这一次花费巨大不由得让人瞠目。但是,他知道大悲菩萨的脾气,只好安排人将巨鳖洗个干干净净,然后抬着它前往河边。大悲菩萨跟随来到目的地,见一处深水区,说道:“就在这里放生吧!”众人听了倾斜大盆,那巨鳖爬到河岸上凝视河面,片刻之后回首看看大悲菩萨仿佛再行告别。大悲菩萨摆摆手说道:“快些离去,你我有缘自会再度相遇!”那巨鳖显然听懂了他的话点一下头钻进了水中。大悲菩萨举手发誓道:“希望那地狱当中的众生以及这人世间的所有牢狱当中的罪人都可以免罪获得自由,就如这巨鳖归河!”说完稽首十方,然后叉手发愿:“众生生于这世上承受太多苦痛,我应该成为天地,当天气旱的时候广降甘霖消除众生酷热之苦,当天气涝的时候使得水汽蒸发避免灾情,众生可以远离饥饿。如果世人缺衣少食,我将一一救护,更有那些有病的人因为我而得到康复获得长寿之身。总之,因为我的存在使得诸种昏冥消失,众生可以见到光明。如果遇到其世黑白颠倒,我应该成为佛普度众生!”十方诸佛感知大悲菩萨的誓愿,一起赞叹道:“善哉,此巨商必然可以实现这个誓愿成为佛!”大悲菩萨发完誓愿,领着众人往家走去。
“大善人,你真的将那巨鳖放生了吗?”路上有人问说。
“是啊,它重获自由心中欢喜得很呢!”大悲菩萨感叹道。
“大善人,您既然肯救护这个巨鳖,可否施舍我一些金钱,我好给我的母亲治病!”那人说道。
“太好了,我这就给你金钱!”大悲菩萨说着从怀中拿出金银施舍路人,说道:“暂且去请良医,如果金钱不够就来找我要!”那人接了金钱千恩万谢离去。
当天夜里,大悲菩萨正要进入梦乡的时候,听到门外有抓挠的声音,于是立刻下床开启房门,只见外边赫然卧着那只巨鳖。“你怎么去而复来?”大悲菩萨问道。巨鳖口出人语:“我受到你的再生之恩,使得身体没有损伤性命留存。这样大恩我不知如何报答,正在忧愁的时候看到了水中虫子增多,彼此成团随波逐流。您知道这虫子以及土穴当中的生物可以提前知道水的涨退。在我看来,这就是大水将来的恶兆。希望恩人不要惊慌,我必然会在大水来的时候抵达府上,带着您前去高处!”
大悲菩萨听了立刻稽首说道:“我刚救你一命,此时你又来救我,这岂不是获得当世善报?我这里先感谢你救命之恩!”巨鳖说道:“善心对人者人善待之,我这就告退!”说着爬行离去。
第二天,大悲菩萨来到国王面前说道:“陛下,我昨日放生一只巨鳖,其晚上来到我家告诉我将有大水之灾,希望陛下早作打算拯救苍生!”国王一直以来听闻大悲菩萨美名,所以听了并不怀疑,立刻带领无量民众上到高山之上。
几天之后有大风吹起,接着天空乌云堆积暴雨倾盆,整个城池陷入一片水洼当中。“父亲,您早就知道大水会来,为什么不让我们跟随陛下上山,反而要在这里等待那巨鳖呢?”
大悲菩萨的儿子大声问道。“孩子,并非我愚蠢,而是当初和巨鳖约好的。它既然要报恩于我,我岂能拒绝?我想它一会儿就会来了!”大悲菩萨的话音没落,就看巨鳖顺利而下来到了他们面前,说道:“恩人,您驾驶船只跟在我身后,我领你们到我的洞穴那里,躲避大水!”
大悲菩萨听了高声说道:“好的,那就烦请尊驾前头带路!”
巨鳖转身说道:“我的住地在上游,恩人可将绳索系在我的后腿,我拽着船只逆流而上!”
大悲菩萨听了照做。于是,一鳖在前一船在后向上游而去。
“救命!”路上,有一条大蛇顺流而下口出人言大声呼救。大悲菩萨见了立刻对大鳖说道:“巨鳖稍停,我来搭救这条大蛇!”巨鳖听了点头称善停了下来。大悲菩萨瞅准时机将船桨递了上去,大声喊道:“蛇君快上来,与我们一起前往巨鳖住处躲避灾祸!”大蛇缠绕船桨螺旋而上,进入船中之后弓身行礼,说道:“救命之恩我必报答!”大悲菩萨摆摆手说道:“蛇君,我救你性命并非期望得到什么报答,只希望你之后多行善事就好!”大蛇听了心生愉悦慨然领命。
一鳖一船再往前走,从上游又漂来一只奄奄一息的狐狸,大悲菩萨见了心生怜悯,立刻让巨鳖停下,带到狐狸来到船边立刻将其拽进船里。“谢谢恩人救命之恩!”狐狸突出几口脏水之后恢复神智,立刻跪倒进行礼拜。大悲菩萨摆手说道:“我自愿救你不需要感谢!”狐狸听了心生感动,转而瞅着无尽的水面说道:“现在到处是水,我该到那里安身呢?”
大悲菩萨听了说道:“巨鳖有住处非常安全,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去那里躲避灾难!”巨鳖听了不断颔首,狐狸顿时满心欢喜立刻表示感谢。
继续往前走,看到一个人在水中挣扎。大悲菩萨对巨鳖说道:“请停下,我要挽救此人!”
巨鳖说道:“恩人,你还是慎重一些,此人乃是凡者心存虚伪见利忘义,弄不好未来会害你遭受苦难!”
大悲菩萨听了说道:“巨鳖,既然我发誓一视同仁普度众生,岂能考虑忠奸,见死不救我于心不忍!”说完伸手将那人救上了船。
巨鳖见了说道:“恩人,您要为这个行为而后悔的!”大悲菩萨听了不为所动,敲打那人胸背使其吐出肚子里的水,片刻之后其哎呦一声活转过来。
继续前行半天,他们终于来到了巨鳖的住处。过了几天之后大水消退,巨鳖对大悲菩萨说道:“今天我要迁徙他方,咱们就此分手!”
“巨鳖,当我未来成佛之后,我必然前来度你脱离苦海!”大悲菩萨说道。
“好的,那我就等着那一天!”巨鳖说完钻入水中游向远方。
“恩人,我们也就此告辞各找所居!”蛇、护理纷纷行礼之后离开此地。
“我看这水还没有全退,还是等待几天之后露出陆地,咱们再回城不迟!”那人说道。大悲菩萨听了点头同意。“前不久我听说城中有个善人,花了一百万金币购买一个巨鳖,我想就是你吧?”那人问道。
“别人很难理解我的做法,”大悲菩萨说道,“你也认为我这么做很可笑吗?”那人默然无声,心说:“就算你有钱如何,此时大水一来还不是和我一样,呆在这里忍饥挨饿!”
再说那狐狸来到某处打洞,竟然得到古人埋藏的紫磨名金多达百斤,不由得心花怒放,说道:“我受大善人救命之恩不能报答,何不将这些宝物送给他呢?”想到这里,立刻快速跑回避难之地,见大悲菩萨和那人还在,立刻上前行礼说道:“恩人,我今天挖洞打穴发现古人埋藏的紫磨名金多达百斤。我受到您的救命之恩无从报答,想把这些送给您以表谢意!”
大悲菩萨摇头不接受,那狐狸说道:“恩人,这紫磨名金并非我偷盗、挖坟、抢劫而来,而是我精诚所至,上天赐予的,您一定要收下才好!”
大悲菩萨心想:“这些财物交给我总比让没有德行的得到强,现在我就收下来然后布施给民众,不是挺好的一件事情吗?”于是,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收下这些财物。”
那人听了大悲菩萨的话立刻上前说道:“你这人太贪心,这么多财物都要私吞?不行,分给我一半!”
大悲菩萨听了拿出十分之一送给他,那人却说道:“你挖坟掘墓得到这些紫磨名金,如果不给我一半,我就前去官府告发你!”
狐狸听了心生愤怒,说道:“你这人受了人家的恩情,不报答也就算了,怎么还要见利忘义加以陷害?更何况这紫磨名金是我从地下挖出来的,绝对不是挖坟掘墓所得,你不要恶口伤人!”
恶人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说官府会听一个狐狸的话,还是会听我这个人的话呢?乖乖给我一半,否则别怪我无情!”
大悲菩萨听了说道:“我之所以接受狐狸所说的百斤紫磨名金,是想布施给劳苦大众,而不是自己私吞。反过来,我看你居心不良,你才有私吞财宝之心!”恶人听了恶从胆边生,立刻揪着大悲菩萨的衣领趟着脏水前往官府。那昏庸、贪婪的长官将恶人已经大悲菩萨一并收监,将那百斤紫磨名金也据为己有。对此,大悲菩萨心无怨恨,反而非常自责,心说:“世间之人被贪嗔痴所毒害,才会有这样的恶人。我当归命三尊,希望未来众生可以远离暗昧获得光明,远离八大难处心无怨结!”
狐狸见到大悲菩萨进入监牢,立刻前往寻找大蛇,说道:“蛇君,如今恩人因为我回馈百斤紫磨名金而进入监牢,此时承受各种酷刑遍体鳞伤,我们该如何营救他呢?”
大蛇想想了说道:“现在之际先治好恩人的伤痛,再做其他打算!”说到这里引领狐狸来到一处神草旁边,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在守护这根神草,其有起死回生功效,如今顾不了那么多了,先用此草救活恩人要紧!”说完叼住神草跟随狐狸来到大悲菩萨牢窗之外,趁守卫不注意钻了进去。
刷刷刷,迷迷糊糊当中,大悲菩萨听到奇异声响,睁开眼来只见大蛇爬过来盘踞在自己头旁,其放下神草看大悲菩萨一身伤痛,稍微动一下都要呻吟不止,禁不住痛哭起来,半天之后说道:“恩人,我叼来神草,消除您一身伤痛!”大悲菩萨吃下神药,须臾之间面色如初,浑身伤痛立刻消失。大蛇看了心生欢喜,转而说道:“我灵机一动想到了救您出去的办法了!”于是,它如此如此这般将计划说了一遍。大悲菩萨听了反问:“蛇君,你确保这样万无一失吗?”
大蛇微微一笑,说道:“恩人,您尽可放心,我自有尺寸!”大悲菩萨这才放下心来,说道:“那就烦劳蛇君救我出去!”大蛇听了点点头钻出牢房回到狐狸身边。第二天,很多人看到一只狐狸身上缠绕一条大蛇,快速向王城方向奔去。
“哎呀,太子被蛇咬了,赶快传太医!”宫人大声呼喊。在人们慌乱当中,大蛇和狐狸快速离去。国王和太医同时感到太子宫,太医看了一下说道:“陛下,这种蛇毒我们这些御医都没有办法解除。好在太子中毒不深,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找到良医还有的救!”国王听了立刻发文全国,承诺如有可治愈太子蛇毒者赏金一万两,美女一千名!这一下全国沸腾了,不少自认为善解蛇毒的人前来尝试,结果都纷纷失败。后来,有几个人自称养蛇熟悉蛇毒,结果差点害死太子被国王打进了死牢,这样一来,虽然有重赏但是却少有勇夫。国王更加焦急,发文说:“如果谁能治好太子蛇毒,就让他当丞相协同我治理国家!”同一时期,城内传闻四起,说有一个高明的治疗蛇毒的人被人陷害,现在被困在监牢当中。国王听了,立刻前往监狱,见了大悲菩萨之后大惊失色,说道:“先生拯救王城百姓,功劳巨大怎么反而身在监牢?”大悲菩萨将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陛下,事不宜迟,快点带我去太子那里!”
太子床前,大悲菩萨按照大蛇所说的办法为其解毒,片刻之后太子醒来呕吐出大量淤血,国王见了心生愉悦,立刻说道:“先生先是拯救全国百姓,这次又治好太子,功劳之大无人可比,我让你为丞相如何?”大悲菩萨听了颔首答应。大臣等无不欢呼跳跃,整个王宫一片喜庆。国王反思道:“下边长官如此黑暗,都是我的缘故,今后我当施行正法树立王威,还百姓以公平!”然后下令将那长官以及恶人正法,将百斤紫磨名金还给大悲菩萨。大悲菩萨立刻布施民众,使穿不上衣服的人有衣服穿,使吃不上饭的人有饭吃,使有病的人获得良药康复疾病。国王受到影响,也打开国库广行布施,使得越来越多的民众受到利益。
有一天国王拉着大悲菩萨的手,和声问道:“丞相,一直以来您阅读什么书,修习什么道,以至于您怀有天地之仁,广兴布施利益无量民众?”大悲菩萨回答说:“阅读佛经修行佛道”国王听了非常感兴趣问说:“那么要变成您这样的人,佛有要诀没有?”大悲菩萨点头说道:“当然有了!佛教育我们说,人要有四非常心,即: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观法无我。只有如此才能使得诸等祸事痛苦远离自己,才能获得上天护佑!”
国王听了心生愉悦,说道:“丞相能否给我明说呢?”大悲菩萨说道:“天地寿命终了的时候,会有七个太阳当空照射,届时大海将干涸不见,所有空间都会充满无尽的热气,须弥山崩倒毁坏,天人鬼龙等众生须臾之间都失去性命。所以说世间万物都是无常。智慧的人应当都明白世事无常这个道理。陛下,你说天地都尚且无常,更别说那官位国土能长久得了吗?谁能明白这个道理,谁就是大贤大圣,可以生出无限慈悲普度众生!”
国王听了感叹道:“的确如此,天地尚有消灭之日,更别说国土权威,佛所说的非常我非常认同!”
大悲菩萨继续说道:“国王陛下,您还应该了解观受是苦的具体含义!”国王听了立刻说道:“希望丞相具体为我讲说”
大悲菩萨说道:“意识这种东西,你看它没有形状,你听它又没有声音,所以非常不好琢磨。同时,众生遍布天地之间,每个众生都有意识,所以说意识遍布大地之上,更存在于忉利天上,何其宽广!苦海面积无法计算,六道轮回没有休止。之所以如此,就是源于众生拥有太多欲望,就好像大海总是不能被江河水流充满一样,因此,众生才会堕入无择地狱承受各种苦痛。或者成为饿鬼,被那烧化的铜水灌口;或者投生为畜生,遭到屠杀宰割,其苦痛无法形容;或者投生为人,要经历十月孕育处在黑暗当中看不到光亮,而且出生的时候从头到脚遭到挤压,就好像绳索绞身,生出来之后就算碰触到柔软的被褥也会产生剧痛,如果有风吹来就会觉得被火烧一样疼,父母用温水清洗的时候觉得犹如遭到铜水触身,父母原本爱怜的抚摸也会觉得犹如剥皮一样难受,类似于这样的痛苦再巧的嘴也无法形容,更何况初生不会说话,只有不断啼哭。长大之后诸根成熟,头发花白牙齿摇动,内外虚耗导致大病,情欲、色欲、食欲、贪欲犹如四把利刃,彻底将一个年轻的身体透支成老弱不堪,就连坐卧都要在医生的帮助下完成。在寿命即将终了的时候,天地之间刮来大风,吹得身体支离破碎,所有孔窍都闭塞不得喘息,结果气息断绝神识消失纷纷到该去的地方报到。就算升天,那里一样有富贵贫贱之分,如果战胜不了欲望,死了之后一样堕入地狱投生为饿鬼、畜生。这就是为什么说观受是苦的原因!”
国王听了大悲菩萨的话,说道:“善哉,佛所说的苦我深有感受,我很认同!”
大悲菩萨继续说道:“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的。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来打个比方吧”大悲菩萨拿两根木头使劲摩擦,最终着起火来,他继续说道:“这两根木头互相摩擦起火,最终火反过来还会烧毁木头,最后火灭木头也没有了,结果一切都是空空如也!在很久以前的国王让人修建高大的宫殿,可是到如今我们还能看到吗,都化成了乌有,这也是空的一种表现!”
国王听了心悦诚服,说道:“佛所说的空我也非常认可!”
大悲菩萨颔首继续说道:“咱们的这个肉身就是所谓的地、水、风、火而已。坚硬的部分,比如骨头就是所谓的地,软和的部分,比如肠道、心、肝等是水,血液为火,气息则为风。等到生命终了之后神识自然消失,地、水、风、火四散崩离不能保全,所以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我,观法无我就是这个意思!”
国王听了说道:“佛所说的非身我非常相信,身体没有了还说什么国土呢?我心中悲痛啊,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我的先王没听到这样无上正真的法教!”
大悲菩萨听了说道:“陛下,天地无常,谁能保护这个国家呢?既然知道国家最后也要消失,为什么不能倾尽所有布施众生呢?”
国王听了心中大喜,说道:“丞相的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让我茅塞顿开”于是,他立刻下令打开国库倾尽所有,面对众生进行布施。他视那些鳏寡的老人为自己的父母,以那些可怜的儿童为自己的孩子,从而消灭了贫富差距,获得万民称赞。整个国家都处在了欢喜的气氛当中。

上一篇:王后
下一篇: 船师请佛渡水缘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