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陀本生

王后
2014-08-31 13:07:39   来源: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守寡的妇女,她自己拥有很多房屋,以收房租过活。另外,她还有大片田地,雇佣了很多长工进行种植。女子心地纯良喜欢布施,是远近闻名的善人。
有一天中午,她给长工们送饭,正好遇上了一个沙门次第行乞,于是她心想:“我应该舍弃一切恶行皈依善法。我应该知道让四海无量饥饿民众吃饱,不如少量布施得道高僧的道理。前者虽然可以获得福德,但是不及后者万一!”于是,她来到沙门面前布施一些饭菜,然后又将一枚莲花覆盖饭钵之上。沙门见了立刻显现神通放出光明,女子看了心中喜悦说道:“哎呀,真好啊,我今天所供养的的确是拥有神通的圣者,希望我以后生下一百个儿子,各个都有如这个沙门一样,拥有高超德行具旷世神通!”沙门听了她的誓愿合掌说道:“施主供养布施之心非常诚挚,未来世一定可以实现这个誓愿!”女子听了心中喜悦,之后坚持行布施救济为难,命终之后按照业力应该投生为婆罗门之子。
有婆罗门远离尘世在山中静修,其心灵洒脱行为高尚获得一个雌鹿的青睐。“看,这个婆罗门清心寡欲容貌端庄,实在让我心动不已!”雌鹿躲在树后远远地看着静坐那里的婆罗门。“喂,鹿女,为什么不再近一些呢?”有猕猴从树上露出脑袋狡黠地问。雌鹿听了娇羞地低下头来,说道:“我为禽兽而他为人类,他断然不会对我心动!”猕猴听了停止咀嚼,手拿半个香蕉说道:“若有真情可感上天,你可以舔舐他的小便,定然可以为他生儿育女!”雌鹿听了兴奋地反问:“你怎么知道呢?”猕猴变回天神样貌,说道:“之前有守寡女子施行布施救济众生,按照业力将为此婆罗门之子,可是其清心寡欲远离凡世,这样一来女子岂能投生为他的孩子?于是,我才让你前去一试,记住,这都是宿命不可改变,就算我不告诉你,日后你也会因为舔舐这婆罗门小便而怀孕!”天神说完便消失了身形。
不久之后,婆罗门感觉内急,急忙来到一颗大树下方便。他走之后,雌鹿立刻上前舔舐尿液,不久之间即便怀孕。之后,雌鹿增加自己的食量,以满足胎儿所需营养。有一天它走到一处山林当中的时候遇到了猛虎,看着对方凶恶的双眼,它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我好久没有吃到食物了,我真的好饿啊!”猛虎大声嚎叫起来,声音犹如闷雷震得树上的鸟儿扑愣愣地逃离。
“求求你不要吃我,等我将孩子生下来之后定然前来送死,如何?”雌鹿含泪问道。
“到了那个时候我早就饿死了!”猛虎忽地扑了上来,口中说道:“现在你就送死吧!”雌鹿无奈地闭上眼睛,等待那森森虎牙刺入自己的咽喉。
“你这饿虎,不要伤害无辜!”一声厉喝之后,婆罗门轻挥衣袖,那饿虎便犹如纸片一样飞了出去。它狠狠跌了一跤对婆罗门心生敬畏立刻转头便逃。
“谢谢您救命之恩!”雌鹿看到婆罗门心中扑腾乱跳,不由自主跪倒行礼。
“从今以后,你跟随我一起生活!”婆罗门说完向前走去,雌鹿呆傻地站在那儿看着他的背影。他回头问道:“怎么,你不肯吗?”雌鹿猛然惊醒立刻心怀喜悦随后行走。到了婆罗门修行地后,婆罗门让它住在草房当中,每天送来鲜嫩多汁的青草、打来清澈甘甜的泉水,对它提供无微不至的照顾。这样一段时间之后,雌鹿生下了一个女婴。婆罗门见了心中思考:“这山林当中只有我一个人类,这雌鹿怎么生下了女婴,难不成它饮用了我的小便不成?”于是立刻询问雌鹿,其回答说:“贤者,这孩子就是您的女儿!”婆罗门听了心生愉悦,立刻将其抱到床上细心抚养。一晃十年过去了,女孩长得非常美丽走起路来婷婷袅袅分外动人,她每天负责为鹿母寻找可口的青草,等到它吃饱之后便一起去河中洗澡,回来之后一起嬉戏,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有一天,女孩和鹿母嬉戏的时候忘记了添加木火,使得火种熄灭。婆罗门回来之后心生愤怒,说道:“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让火种熄灭呢?哼,每天就知道和这头鹿在一起!去,给我寻找火种去!”女孩听了不敢怠慢立刻下山到村庄当中。
“奇哉怪也,”村庄当中的人见了女孩都非常奇怪,说道:“你看那个女孩长得太美了犹如仙人,最神奇的是她每走一步就会有一朵莲花出生”女孩听了人们的议论回头看去,只见后边一串莲花随风摇曳,阵阵香气直入鼻腔。
“仙女,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有人大声问道。
“我并非仙女,而是山中修行者的女儿,我弄灭了火种闯了祸端,所以从山上下来想要一粒火种!”女孩回答说。
“这个容易。”有人说道,“你跟我来,我给你火种!”女孩听了立刻跟随那人来到了家中。“孩子,你围绕我的房子走三圈,我就给你火种,如何?”那人问道。女孩听了说道:“这好办,我这就走来。”说着围绕那人的房子走了三圈,步步带香步步莲花,过往的行人见了无不驻足观望,纷纷称奇。
“这女孩子美如天人,加上这步步莲花,看来这世间没有男子可以配得上她!”一个老妇人说道。
“看来普天之下除非国王陛下可以配得上了,只可惜国王远离这里,并不知道有如此美女活在山里!”
关于山中有天女的传闻犹如长了翅膀,一直飞到了国王的耳朵里,。此时,端坐于王座上俯视诸臣,说道:“诸位爱卿,据我所知离这里非常遥远的一个山林当中住有一个天女,我想取其为妻,你们可反对啊?”大臣们听了纷纷说道:“陛下,我们也听说了这个传闻,真假还未尝可知。依我们看还是派遣一个使者前去查看一番,如果传闻属实将其带回来,省了陛下劳顿之苦!”国王听了点头称是,然后命令使者前往山林寻求天女。
使者一路打听来到婆罗门面前,说道:“国王陛下听闻你的女儿貌如天仙,想娶她为妻,你可愿意?”婆罗门说道:“久闻陛下圣明,我愿意将小女许配他!”使者听了心生愉悦立刻带着女孩赶往王宫。
“你就是那步生莲花的天女?”国王看着堂下女孩问道。
“我并非天女,而是婆罗门之女,一直身居深山。偶然下山寻找火种,民众见我步生莲花容貌美丽误以为我是天女!”女孩回答说。
“嗯,不错,我想让相师为你占卜,你可愿意啊?”国王和声问道。
“小女不敢违背大王之命!”女孩声若铜铃非常悦耳。
国王随即让相师上堂对其占卜。相师围绕女孩转了几圈之后不断赞叹,对国王说道:“陛下,这女子福德深厚可为您生下圣德之子,圣德之子将被众生敬仰其功德无人可比!”国王听了放声大笑,立刻对女孩说道:“我要娶你为妻你可愿意?”女孩听了跪倒说道:“大王福泽天地,我不敢违命!”于是,国王便准备丰厚聘礼将其娶做妻子。
女孩入宫之后因为容貌美丽,宫人们纷纷夸赞道:“国王新夫人真的太美了,王后、贵妃都不如她。我们以前还可以叫做花儿,可如今在新夫人面前却犹如草一般!”言语当中不乏嫉妒。这样的言论传到了王后以及诸妃子的耳中,她们恨得咬牙切齿,聚在一起讨论除去新夫人。
“这个小妖精,我们要是不用手段,这后宫可就是她的了!”王后发狠说。
“是啊,王后,你可得为我们出出气!”诸妃子说道。以前她们还咒骂王后,如今反倒同仇敌忾亲如一家。
“听说她怀了身孕,消息可靠吗?”王后压低声音说道。
“这消息很可靠!”王后的宫女说道,“和我关系很好的一个宫女就是专门伺候她的。前不久那宫女说漏了嘴,告诉我说国王没事儿总往新夫人那儿跑,还说新夫人无缘无故浑身疲累,总喜欢吃酸的东西!”
“哼,没想到她还真的争气,刚进宫还没有一年就要开枝散叶了!”妃子们因为妒忌都红了眼睛。
“怀孕好啊,这可是我除去她的最好机会!”王后哈哈笑道,然后将自己的计划如此如此说了一遍,诸妃子听了无不拍手叫好。
很快,新夫人临盆,有御医前来调理身体,说道:“夫人,我为你接生,需将被子盖住脸,否则会给你带来灾厄!”新夫人听了点头同意,御医立刻用大被子将其面部遮得严严实实,须臾之后新夫人没有生出孩子,而是排出一百个卵。御医见了吃了一惊,平复心情之后,他将这些卵装进一个瓶子里封上了口,然后从药箱当中拿出雕刻成鬼怪形象的香蕉蘸取恶露。“夫人,临产期不是今天,我并没有看到新生儿!”御医说着将香蕉放进药箱行礼离去。
“陛下,”御医来到国王面前说道,“新夫人今天临产生出了怪胎!”
“什么?”国王听了大吃一惊,从王座上起来大声问道:“生出什么样的怪胎?”
“陛下请看!”御医说着从药箱当中取出那香蕉来,“这就是那怪胎!”
“怎么会这样?”国王见了心生恐怖跌坐在地,半天之后才平复心情说道:“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蹊跷呢?”
“哎呦,陛下,你说的蹊跷是什么呢?”王后从门外进来嗲声嗲气地说,“这女子与鬼神有染侮辱了大王的威名,你还替她说话?”
“就是么,大王实在偏心!”诸妃子接二连三走了进来说道。
“难道是你们串通一起陷害新夫人?”国王厉声问道,“你们一直以来妒忌她的美丽,陷害她也就在情理之中!”
“哎呦,陛下,她再好再得宠爱,也不过是个新夫人,而我是王后,她们是妃子,地位都比她高,有什么嫉妒的?”王后哈哈笑道。国王听了无言以对,诸妃子以及御医花言巧语接连攻击,没一会儿国王便丢盔卸甲缴械投降,对王后说道:“你去把她给我圈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可探视!”王后听了心中欢喜,让贴身宫人前去办理。
夜色朦胧,诸妃子以及王后汇聚在一条河边,将一个瓶子拿了出来放进河中。就在她们引颈远看的时候,国王突然走了出来问道:“这么晚了,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呢?”
诸妃子吓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回答,王后拥有诡辩之才,立刻说道:“陛下,我们放了一个漂流瓶为您祈福!”
国王听了心生感动,上前说道:“哎,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新夫人最知我心,没想到最后还是你们关心我啊!”诸妃子听了心生喜悦围上前来尽温柔之能事,不过因为王后在身边,她们不敢太过放肆。
帝释天主观察人间,见到诸女子行此恶事,便从忉利天下来捞起瓶子加上封印,然后再度将其投放河中,对诸天神说道:“这些是一百圣者,你们要一路守护,直到他们被下游国王得到为止!”诸天神听了不敢怠慢纷纷施展神通随瓶而去。
有一天瓶子飘到了下游国家,其国王在河边观望风景突然发现有瓶子从上游而来,立刻呼叫卫士打捞。“陛下,此瓶实在怪异,我们不知封印来由!”
卫士说着将瓶子呈上。“我看这瓶子有灵光出现,其一定非普通之物”国王说完仔细查看封印,片刻之后大声说道:“这是帝释天主封印,看来是上天让我得到此瓶!”说着打开瓶口,只见其中装着一百个圆卵。国王立刻召来一百个妇人,对她们说道:“你们一人一颗圆卵,要精心孵化不可粗心使其夭亡!”一百妇人听了不敢怠慢,立刻放入怀中,须臾之间圆卵变成人形,竟然是一百个男婴!
这一百个男婴容貌非凡,在一百妇人照料逐渐成长,各个自小便拥有绝顶智慧,不用他人教授而学会各种知识。长大之后,他们各个力大无穷可以以一敌百,说话的时候犹如狮王怒吼震动四方。国王让工匠打造一百副七宝鞍勒配与一百头白象身上,对一百勇士说道:“当年你们由帝释天主封印,被我开启获得新生。现在,我要开疆扩土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一百勇士听了纷纷领命,骑着白象领着军队四处出击无往而不胜。各个国家的国王纷纷跪倒称臣。
最后,国王要进攻一百勇士生身的国家,对他们说道:“现在四方称臣,唯独这个国家与我抗衡,你们扫平此国之后我为你们庆功!”一百勇士听了心生愉悦,立刻骑着白象带领数十万军队前往进攻。
“陛下,那一百勇士无往不胜,我们该如何抵御他们?”第一辅相跪倒在地浑身颤抖,可见十分恐惧一百勇士。国王不知自己是一百勇士生身之父,听了第一辅相的话虽然心有恐惧,但是在言语上不能落了下风,说道:“周边国家都被那贪欲熏心的国王征服,我绝对不能臣服于他,否则岂不是将民众送进了虎口!”大臣们听了胆战心惊,唯恐国王让自己做主帅迎战,于是各个低头不敢说话。看着大臣们一个个畏惧的样子,国王长叹一声说道:“你们还没有迎战就已经输掉了战争,看来必须我亲征才行!”
当天夜里,国王睡不着在王园中行走,突然想起新夫人来,心说:“这么多年我没有看望她了,明天我将迎战万一战死的话就没有机会了”于是,立刻来到囚禁新夫人的房屋之前,看到她孤独身影的那一刻,他顿时泪眼模糊。
新夫人听了熟悉的脚步声立刻来到门前,看着国王说道:“一直以来陛下都没来看我,难道如今国有危难陛下才来见我最后一面?”
国王听了心说:“新夫人何等聪明啊,身在囚室当中就已经算到了国有危难,看来之前是我误会她了!”想到这里走上前来握着她的双手说道:“爱妻,明天我将亲征迎战那一百勇士,今天不见你恐怕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陛下,”新夫人说道,“那一百勇士我可抵御。明天你从哪个城门出去?”
国王长叹一声说道:“我从东门出去。”
新夫人说道:“既然如此,我就站在东门之上,只许我一句话便可将他们降服!”
国王听了不肯相信,苦笑说:“爱妻,这打仗并非儿戏,只有用鲜血才能换来胜利!”
新夫人说道:“明天一切自见分晓,请陛下答应我的请求!”
国王听了颔首道:“也好,你我夫妻一场,不能同生但可同死!明天你就站在东城门上,一旦看到我死了你就跳楼自杀吧!”说完眼泪已经流淌一脸。
新夫人见了他悲哀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施礼说道:“陛下不要如此悲哀,我敢发誓保你安全!”就这样,他们聊了很长时间,最后国王依依不舍而去。
第二天,一百勇士率兵攻向东门,国王率领军队迎击。新夫人站在城墙上大声说道:“一百勇士,你们犯了三大逆罪,使你们获得了无尽罪恶。”一百勇士听了看那城墙上女人感觉分外亲近,于是问说:“请你说来听听!”
新夫人说道:“逆罪之一,你们不辨邪正,误以现在国王为父亲;逆罪之二,不思寻找生身父母施行孝行;逆罪之三,依靠自己武力妄图杀害生身父亲,可谓是对君、父、师怀有毒心。此三逆罪获得恶报是为第一!”
她说到这里长叹一声,高声说道:“你们张开嘴巴!”一百勇士不由自己张开嘴巴,只见新夫人捏着乳房射出百道乳练纷纷落入他们嘴里,咽下之后顿然醒悟失声痛哭,说道:“这才是咱们的母亲,而此国王就是咱们的父亲!我们竟然听信别人的话要杀害他们!”说到这里,他们叉手向前施行叩头之礼。两方兵士无不感动,双方国王纷纷落泪。
“这是天命,既然如此,不如咱们重归于好,彼此结成友好邻邦如何?”下游国王高声说道。
“很好,这样两国兵士免除了无谓的牺牲!”此国王回答。
于是,两国王亲如兄弟。其他诸国见了纷纷归附。这一百位青年忽然间看到世事无常,到父母面前申请出家,得到允许后一起出家修行。其中九十九个成为了辟支佛,而另外一个(大悲菩萨的转世)接替父亲成为国王。
新国王大赦全国,施行仁政摒除各种恶法,使得民众慈心向佛奉行十善,因为全国没有罪人的缘故牢狱纷纷倒塌。新国王开启国库奉行大布施,国民凡有所愿无不满足,获得无上美名。在新国王的感召下,新生的孩子们成年之后各个孝顺老人,而且广泛兴建塔寺供养沙门,诵经论道远离口业,使得诸等业障消除不见,拥有长寿不病之身。这样一来,帝释天主护佑此国民众犹如父亲照顾孩子一般。
                                                          (二十)
   有一世,大悲菩萨投生在一个婆罗门家庭。他的父亲聪慧万分经营各种商业,闲暇的时候就教授他各种知识。大悲菩萨聪慧,父亲所教的知识悉皆贯通。长大之后,大悲菩萨对父亲说:“父亲,我虽然得到您的所有真传,但是我还是觉得我的知识微薄,我想巡游全国增长见识!”父亲听了心生喜悦,立刻给他一千两黄金作为路费。
大悲菩萨坐着车到各处拜访名师,博取众长终于成就大师之身。凡是提到他的名字,全国无人不知,先后有五百个人来到他面前申请求学。在大悲菩萨的指导下,他们各个都拥有高超的德行,广行布施的同时守护身口意业。
当时,有佛在世,名号为啑如来无所著正真尊最正觉,其巡游三界神通无人可比成为至尊。有一天,大悲菩萨出游偶遇此佛,见其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心生敬仰,立刻上前施礼五体投地大礼,然后合掌说:“世尊,我见到你之后心中快乐想要皈依三宝。可否请您以及弟子们僧到我家中,接受我为期七天的供养呢?”佛接受了他的祈请,跟随大悲菩萨来到家中。
大悲菩萨的五百弟子见到此佛无不心生愉悦,纷纷上前施行大礼。见礼完毕,大悲菩萨吩咐道:“你们当中,谁愿意为世尊以及弟子们僧清洗衣物?”有弟子听了立刻上前说道我愿意。大悲菩萨又问道:“你们谁愿意为世尊以及弟子们僧制作食物?”立刻有好几个人高声叫道:“我愿意!”弟子们知道供养佛以及弟子们僧可以积累福德,于是纷纷争抢供养,大悲菩萨布置完工作之后坐于佛前听其讲经说法。
讲法完毕之后,有一个年轻的弟子从外边走来,跪倒于大悲菩萨面前说道:“师尊,我已经清洗完世尊以及弟子们的衣服,接下来还能为世尊做什么呢?”
大悲菩萨环视四周说道:“你仔细看看,细心观察必有发现!”
那弟子仔细巡视一遍,说道:“师尊,现在天色渐暗,却没有人为世尊掌灯,我来做这个如何?”
大悲菩萨欣然点头说道:“好啊,这样获得功德非常深厚。”
那弟子欣然退下,先是洗净身体用白细毛布缠住头部,其上涂抹麻油膏,来到佛前合掌说道:“世尊天色渐暗,我来为您掌灯!”说完,便将自己的脑袋点燃,然后合掌静立于佛前,犹如一根巨大的蜡烛一般。他发出的光亮抵达诸天,使得诸天人及龙鬼之神无不惊诧,说道:“这个婆罗门弟子拥有神力,竟然点燃自己的头部为世尊照亮,这种供养方式我们之前重来没有见过!他供养之心真诚无比,将来肯定可以成佛!”不仅他们这样赞叹,就连佛见了他这种供养方式也是不断颔首进行嘉奖。
接下来六天,此弟子都是如此供养佛,而他的头部丝毫没有损毁,就连一根头发都不成烧断。这都归功于他将全部心思都用在了佛经上,获得了无上的清净之心。到了第八天凌晨,佛对他说道:“到今天整七天供养已经结束。今天我来授记:无数劫之后你会成为佛,名号为定光。届时你的肩膀之上、颈项之中都会有光明放出,且你坚持不懈度化众生获得无上功德!”诸天人以及鬼龙等神听了佛的话心生喜悦立刻显现身形到此弟子面前稽首祝贺。
大悲菩萨听了心道:“他是我的弟子,未来将要成佛,我作为师尊岂能拉后?”于是,立刻来到佛前合掌说道:“世尊,如今七天供养完毕,请您授决!”
佛回答道:“你的弟子成为定光佛之后,他自会向你授决!”大悲菩萨听了知道自己未来一定成佛,不由得心生欢喜,之后对佛以及弟子们僧、民众,乃至于飞虫鸟兽等进行大布施,饮食、医药、衣服等等无不布施。阎浮提之上国家民众无不受到他的布施,因此称大悲菩萨为仁父。

上一篇:大商人
下一篇:大鳖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