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界资讯

出家人对社会的贡献
2004-08-17 00:00:00   来源:

   如今在社会上很多人对出家人特别轻视,好象在他们的眼目中,出家人都是因为人生不得意受到各种打击或者是生活上走投无路,才选择逃避现实出家为僧这条灰色道路。其实这正表明他们根本不懂得历史,我们且不说出家人本身所具有的功德及其内在的证悟境界,仅仅就民族文化交流来看,出家人对人类社会就写下了不可磨灭光辉灿烂的一页。
   

    比如中国与印度的文化交流史上,唐代的玄奘法师,在印度求学时曾受到了当时全印度举国上下的尊敬。法师返国时,唐朝太宗皇帝也亲自出迎,并希望法师出任大臣,但被玄奘法师婉言谢绝,后法师圆寂时,朝野送葬者竟达数万人。玄奘法师对中国乃至世界文化所作出的杰出贡献,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实为罕见,所以鲁迅先生也赞叹玄奘法师为中国历史上堪称“民族脊梁”的优秀杰出人物。又比如唐朝的鉴真和尚,六次东渡日本,将中国的佛教及建筑、雕刻、文学和医药等先进文化毫不保留地带到日本,对日本文化的各个方面起到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被日本人民尊为“日本医学之祖”、“日本文化恩人”、“日本律宗太祖”、“盲圣”。又如九华山地藏菩萨金乔觉,原为古新罗(即今韩国)王子,于公元741年来华弘扬佛法,人们称其为地藏菩萨化身,故其驻锡地九华山遂作为地藏王菩萨道场,而成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又如安世高,原是安息国的太子,后把王位让与其叔,自己出家为僧,于公元148年来华,是中国佛教译经事业的奠基人。在中国近代则有弘一大师,早年曾留学日本,把西方的音乐、美术、戏剧等引进中国,后出家为僧成为著名律宗大德。又有法尊法师,早年不畏艰辛,进藏学习密法,后从事藏传佛教的研究与翻译,为藏汉文化的交流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在当今的世界上,则有新加坡的演培法师,在美国的宣化上人,台湾省的星云法师等等在全世界不辞劳苦地广为传播佛教文化,因而受到国际人士的广泛敬佩。其实在世界文化交流史上,还有很多这样的优秀人物,他们作为佛门的高僧大德,为世界文化交流、增强民族的团结和国际间的友好往来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所以,历史上有很多的出家僧人们,不仅以自己无上的悲愿与顽强的精神,利益了无边的众生,不仅为自己的祖国赢得了巨大的声誉,为本国人民所钦敬,成为本民族历史上引以为豪的人物,而且也同样受到其它民族和人民的极大尊敬与爱戴,至今仍活在人们的心中,为各民族的人民所缅怀纪念,从而成为各民族世代友好和文化交流的永恒动力。比如反映弘一大师波澜壮阔一生的事迹被人们编成了电视连续剧,有四家电视台争相放演。1980年作为日本国宝的鉴真大师像,由专机运送到大师的故乡江苏扬州,进行了为期7天的展出,瞻仰者达17万余人,此后,还在北京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和法源寺两处展出了16天,当时任全国政协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还特意撰文,高度评价鉴真为中日友好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又如西安“玄奘三藏法师院”的建设也得到了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支持,内设有玄奘纪念堂、玄奘事迹陈列馆和讲经堂;玄奘法师的部分灵骨在本世纪还被迎往到日本供奉,1955年经周总理同意,我国政府又分赠部分法师灵骨与印度政府,安放在法师当年留学的那烂陀寺。1998年,由198人组成的台湾省玄奘法师舍利奉迎团也来到北京访问,准备迎请玄奘法师顶骨舍利到台湾省供奉在三藏纪念塔内,希望让玄奘法师的光芒永远照耀全台湾省所有人士的心,台湾省也创办有玄奘大学,就是为了玄奘法师的精神能够永远活在学子们的心中。

(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 文/《佛教科学论》索达吉堪布)

上一篇:《念佛现世获十种殊胜功德》浅释
下一篇: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新成法师担任本社名誉社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评论排行